琉歌芷芯

【周叶】小周生贺 (一发完)

完全搞不懂lof的敏感词,你们懂的呀,我从来都是写清水的呀,这次擦边球的都没有的呀,还是发不出来。算了,走链接!

https://m.weibo.cn/5353482667/4307004099061406

祝小周生日快乐

【周叶/枪君】今天君莫笑罢工了吗(一发完)

  一个相互暗恋的脑洞梗,小周暗恋老叶,买通账号卡引老叶主动告白的梗,哈哈哈,心脏周。ooc预警。

  设定老叶和小周都是弯的,但是一直没表现出来。

  

     最近君莫笑罢工了,这天叶修登上君莫笑后,发现他完全不受控制,自顾自地跑向轮回工会的第一副本队大杀四方。团灭人家整队后见到轮回的人就杀。杀得轮回的人都不敢轻易上线了。

    三界六道只好苦着脸去战队求救,周泽楷作为轮回队长顺利成章得操控着一枪穿云跑去了网游。然后就在两个角色相遇,万众瞩目要看两位大神一分高下的时候,两个角色居然进了副本,对的,进了一个相当,呃,山清水秀的副本。

    副本里君莫笑不知从哪里采了一束黄郁金香塞进一枪穿云的手里,并且一把将花和小穿云搂进怀里:“穿云,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了,不要不理我嘛。”

    一枪穿云傲娇得别过脑袋:“那你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君莫笑:“我不该整天忙着抢boss,不理你。都是叶修那个家伙,整天就知道抢boss,讨厌死了。”

    叶修盯着自己屏幕看着两个角色头上冒出的文字跑,一脸震惊:什么叫叶修那个家伙讨厌死了???!我给你练级,为了给你升级银武东奔西跑,操碎了心,到头来却成了讨厌的家伙?

    过了好几分钟叶修才反应过来,咦,君莫笑这个色迷心窍的家伙难道是被一枪穿云这个小妖精给拱了???

     正因自己账号卡被人拱了而有气没地出的叶修收到了周泽楷的qq消息,心想着,哼,你还好意思找哥。但看了消息就一下子发不出火来。消息很简单就一个“前辈”加一个委屈的表情。周泽楷那张联盟第一脸瞬间浮现在脑海中,叶修心里七上八下的,就像是初中男生不小心惹哭了同桌女孩子般手足无措。

叶修:“小周啊,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办?”

叶修:“穿云也不受控制了吗?”

周泽楷:“嗯”

叶修:“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泽楷:“有喜欢的人了。”

叶修:“穿云跟你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周泽楷:“喜欢前辈。”

叶修:“你是说穿云喜欢笑笑?”

周泽楷:“嗯。”

叶修:“他们俩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周泽楷:“喜欢了好久。”

叶修:“我去,哥怎么不知道。让哥去跟笑笑好好谈谈,别是欺负了穿云。”

周泽楷:“嗯”

 

   叶修有心跟君莫笑好好谈一谈,可是君莫笑挽着一枪穿云呆在那个风景怡人的小副本里愣是不肯出来,直到晚上叶修才跟前君莫笑说上话。

叶修:“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叶修那个家伙讨厌死了!”

君莫笑:“master,你难道没有更想知道我跟穿云什么时候在一起了吗?”

叶修:“什么时候啊?”

君莫笑:“半年前”

叶修一时八卦起来:“谁追得谁呀?”

君莫笑:“当然是我追得穿云。”

叶修:“为什么呀?”

君莫笑:“穿云长得好看啊,又能打,脾气还好,还容易害羞。”

   随着荣耀技术的更新,只要愿意角色基本可以长一张跟主人一样的脸,叶修不免又想起了那个自己默默关注了好几年的后辈,不禁感叹道:“那的确是很难不动心了。”

君莫笑:“master,你能不要每天都带我去打boss吗,我答应穿云要陪他的,不然他又要不理我了。”

突然想起正事的叶修问道:“所以你早上去轮回闹事就是想见穿云?”

君莫笑:“是啊,我聪明吧。master,你就让我每天多点时间陪穿云吧,万一他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我看一叶之秋就很不爽,整天在穿云身边转!”

叶修:“那谁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呀?!”

君莫笑:“唔,一叶之秋才!一叶之秋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叶修:“那我去跟小周商量下吧。”

 

   叶修默默点开了周泽楷的头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小周,那个笑笑说每天要跟穿云一起刷副本来着,你怎么看。”

  周泽楷快速地回复了一个“好”字,然后露出了小计谋得逞的笑容。

  然后叶修每天晚上都会抽一些时间跟周泽楷一起刷副本,打竞技场,闲暇时还会闲聊几句。

  总之聊着聊着叶修就越来越喜欢周泽楷,再加上君莫笑隔三差五就来抱怨一叶知秋怎么整天在一枪穿云面前晃,让叶修更加下定决心要去轮回盖个章,先把人收了。

   于是叶修就趁着节假日跑去了s市跟周泽楷告白了,小周也羞羞地答应了。然后两人就顺利成章得去了酒店。在等待洗澡的过程叶修努力回顾着之前上网找的资料,想着什么姿势比较不容易弄痛小周。

    周泽楷顶着一身蒸气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叶修从后面抱住他,轻轻地吻着小周的脖子把人往床边带。然后伸手拿了润滑剂,同时在周泽楷嘴唇上点啄了一下:“一会儿要是弄疼你,就说,我会轻一点。”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嗯”了一声,翻身就把人压了。叶修满脸震惊地问:“你在上面?”

周泽楷满脸“不然呢”的表情:“嗯”

叶修:“可是穿云在下面啊,账号卡跟主人不应该保持一致吗???”

周泽楷:“谁说穿云在下面?”

叶修瞬间有种幻灭的感觉,但是都被压了,自知大势已去,只好认命,弱弱地问了一句:“你会吗?”

周泽楷羞红了脸:“不是很会。”

叶修叹了口气:“那我教你吧.....”

 

拉灯..........

 

   第二天叶修腰酸背痛醒来之后见到了同样腰酸背痛的君莫笑。

叶修:“君莫笑,你给我站住,你怎么没告诉我你是下面那个!”

君莫笑:“你没问啊……”

叶修:“......”呃,好像是自己不知怎么就坚定不移地以为君莫笑会在上面来着……

 

  厨房里给叶修准备早饭的周泽楷遇到了同样意气风发的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早上好啊,master”

周泽楷:“嗯,早上好。”

一枪穿云:“总算是把笑笑的master追到手了,不枉我们助攻了那么久。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有更多时间跟笑笑在一起了。我每周都要跟笑笑过周末,deal?”

周泽楷:“嗯,deal!前辈他周末不会有力气抢boss的。”

 

end........

求表扬,谢谢🙏🙏🙏

 

 

 

 

 

 

【周叶】导师周x学生叶(一发完)


   周泽楷是A大文学系的教授,如果说年纪轻轻评上教授还不足以让他成为最受欢迎的导师,那么苏爆天际的颜值则足够让无数学生为了他考来A大。

   一开学,或者说开学之前周泽楷就收到了无数简历申请让他做自己的导师,但众人都收到了统一回复“抱歉,已经收了学生了。”无数少男少女梦碎一地,几乎是一片哭天抢地。

   开学第一天下午,叶修推开了周泽楷办公室的门,“小周,我好饿啊,我们去吃什么呀?”

   周泽楷轻轻拿开叶修伸进他领口的手,“说过多少遍了,在学校里要叫老师。”

   叶修:“好吧,周老师,喊我来什么事呀?”说完,换了只手伸进周泽楷的领口。

    周泽楷转身拿了一叠书交给叶修,“回去记得看,一个月后交篇读书报告给我。”

    叶修:“莎士比亚,狄更斯,看着好无趣哦,你念给我听好不好?”

周泽楷叹了口气,摸了摸叶修的脑袋,示意他坐到自己腿上,打开诗集默默念着“........so long as man can breath and eyes can see,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嗓音温柔而深沉,叶修盯着周泽楷的睫毛一根一根细细数着。周泽楷放下书,在叶修额头下轻轻吻了一下,:“去吃饭吧。”

    是的,叶修和周泽楷是恋人,曾经一度周泽楷以为会永远失去叶修了,庆幸得是叶修并没有死在那场大病中,病了一年,医生几度下了病危通知书,然而叶修在最奄奄一息的时候看到在病魔的尽头还有周泽楷在等他,于是靠着最后的信念奇迹般得痊愈了。

    对于周泽楷来说,叶修是失而复得的珍宝,因而凡事都宠着他,对于叶修,周泽楷是活下去的信念,所以有事没事要皮一下。

    很快到了期末,叶修没课的时候都会泡在周泽楷办公室赶论文,“小周,都怪你,给我布置那么多论文,我都要写不完了。”

    周泽楷笑着把叶修拢进怀里,“哪里不会,我教你?”

叶修:“可以少交一篇吗?”

周泽楷:“不行。”

叶修:“可是我坐着看书久了屁股疼。”

周泽楷微微脸红了一下

叶修趁机把手伸进周泽楷衬衫里,“要不周老师今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睡?”

周泽楷:“咳,那篇文学史的论文可以下学期再写。”

叶修开心得在周泽楷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周泽楷凑到叶修耳边轻声说:“那今晚要补课哦。”


end.....

注,那个诗是莎士比亚第18首十四行诗的结尾两句,

那个病魔的尽头有周泽楷在等他,改编自杀破狼的“乌而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就是想看修修被宠着,后续可能会写一个学生周x导师叶,会很不一样画风哦,哈哈哈哈,我滚去写论文了

 

【周叶】妖精周 x 神仙叶(一发完)

  周泽楷被叶修捡到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妖精,软糯糯的一团,除了额头上有两个小犄角以及过分可爱了些,其它跟人类小孩没什么两样,。

  那天,周泽楷正在觅食,远远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然后就看到叶修从远处走来,光溜溜的脖子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晶莹,似乎可以看见皮肤下的血管里汩汩流动的血液,咬一口,就会爆出香甜的血浆的那种。周泽楷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于是卖力地蹬着两条小短腿扑向叶修,努力张大小嘴,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兽牙。

  然后,呃,然后就被叶修一把拎了起来。叶修刚刚回神仙总部开完年会,上头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个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并安排下任务,需要神仙们日行一善,叶修于是就伸出了胳膊,“喂,小家伙,哥让你咬一口吧。”

   送上门的叶修,不咬白不咬。周泽楷毫不客气地吸了一大口,哇!神仙的血就是不一样!好喝!之前吃的那都是什么呀!垃圾!周泽楷一下子怀疑起自己小半辈子的妖生都白过了。

    本想行完每日一善就跑路的叶修,发现小家伙一直跟着他,于是停下脚步,再次单手把周泽楷拎了起来:“喂,你跟着哥干嘛?”

  周泽楷添了下嘴唇,“好吃。”

  叶修一想,正愁每日一善怎么做呢,要是收养这只小妖精,每天给他咬一口不就完成了?反正自己是神仙伤口瞬间就愈合了,也不大疼,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更何况这个小家伙也太可爱了,拎起来就想揣怀里的那种。

叶修:“跟哥回家好不好。”

   周泽楷睁大了亮晶晶的眼睛,满脸的愿意,:“好!”

   于是叶修抱起周泽楷回到了自己家,然后两人就开始了在山林里的二人生活。周泽楷非常乖巧懂事,叶修忙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在一边玩,叶修闲下来就往叶修怀里钻,软软的一团,苏得叶修心都化了。

   后来周泽楷渐渐长大了,出落成一个美少年,也渐渐控制住自己的食欲,不需要每天喝叶修的血了。但还是一有机会就会往叶修怀里钻,每天晚上也一定要抱着叶修睡觉,有事没事就喜欢把脑袋抵着叶修的肩窝蹭蹭蹭。就算叶修是清心寡欲的神仙,也经不起这么撩的,于是有一天周泽楷再次黏过来的时候被叶修推开了。

叶修:“小周,你长大了,以后要自己睡觉了。”

周泽楷一下子委屈的瘪了瘪嘴,呆毛都蔫了,半天也就就喉咙里滚出两个字,“不要”

叶修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你是不是说过要听哥的话,嗯?长大了就这么不乖了?”

周泽楷委屈巴巴得拉了拉叶修的衣角:“可是不想一个人睡。”

叶修见讲道理讲不通,就故作生气得说:“既然你这么不听话,那我就不要你了!”

  周泽楷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只好抽抽嗒嗒得说:“前辈,别不要我。”然后一步三回头得走开了。

  看着周泽楷委屈的样子叶修心里也不好受,只是每天被小周抱着蹭蹭蹭,蹭得心火都旺了好几个度,身上实在不好受。

   被叶修冷落的周泽楷觉得前辈肯定是觉得自己练功不用功才生气的,只要自己乖乖练功就能重获前辈喜爱,于是日以继夜地练功,然后就走火入魔了。

   叶修赶到的时候,周泽楷情况已经很危险了,无奈之下只好渡了大量神血给他。神血和妖血大量融合激起了周泽楷最深处的欲望,然后小周就把叶修压了,酱酱酱。

   叶修突然发现貌似还不错,然后小周又重新搬回了叶修的房间。

   一天,叶修从总部开会回来:“小周,上面又开始三申五令日行一善的事,要不哥再每天给你咬一口?”

  “不用,每天吃一顿就行了。”

   于是小周就过上了天天有修吃的小康生活!

end.

 

 

实在编不下去了,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沙雕脑洞。by the way,小周是不是过于软了?

   


【周叶/喻王】中秋月饼梗

  ooc预警,一个沙雕脑洞,没有逻辑,前段时间突然发现王不留行是中药之后衍生出的脑洞,祝大家中秋快乐啊



中秋那天,联盟组织了职业选手们一起搞了个联欢活动,这次的主办方正是微草。看着礼堂天花板上各味中药的装饰,喻文州不禁感慨:“老王啊,这头顶一片绿的战队文化,我真是来多少次都习惯不了。”

   王杰希笑了笑,递了个月饼给喻文州,喻文州刚咬了一口就皱起了眉头回看了一眼王杰希。王杰希指了指不远处的垃圾桶,喻文州刚准备走过去吐掉,就听到王杰希说:“王不留行馅的,真的不吃?”喻文州顿时停下脚步,自虐似的把那口月饼咽了下去。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这副似是受虐又似是享受的表情哭笑不得,“还要吗?有很多。”

    喻文州摇了摇手,凑到王杰希耳边轻轻说道:“晚上回去吃。”

  这时,老远就听到叶修的嘲讽:“我说老王,你们这什么黑暗料理?多强大得脑洞才能想到把中药和月饼联系在一起?!!!”

    刘小别:“前辈,中秋,月饼,嫦娥,玉兔,捣药,这逻辑没问题呀?”

    叶修一时竟无言以对,“呃,那个你们刚说玩儿那个默契游戏是吧,向一对情侣问问题,要是两人回答一致则可以指定一人吃这鬼月饼。就哥和小周这默契度,呵,老王,就说敢不敢玩吧!”

     王杰希:“要是回答不一致则参加游戏的人要一人各吃一个哦。”

     叶修:“小周,来,他们居然怀疑我们的默契。”

     周泽楷自从跟叶修在一起后基本就是前辈说东就不往西,此刻色令智昏的周队,正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得看着自家前辈,点点头,:“好!”

    于是,叶修和周泽楷一人拿了一块题板背对背坐着,准备答题。

    喻文州:“第一题,周队最喜欢叶前辈怎么称呼他?”

    五秒后叶修和周泽楷分别举起题板,叶修写了“小周”,周泽楷写了“小周哥哥”。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周泽楷一张堪比平面模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饶是叶修也不禁老脸一红,只能尴尬一笑,“这只是个意外,下一题!要是再答不对,我就不信叶!”

  王杰希:“前辈三思啊,周修真的没有叶修好听!”

   叶修:“哼,说了刚才只是个意外,就哥跟小周这默契,啧...”

   喻文州:“第二题,周队最爱吃什么?”

   叶修飞快在题板上写上了“冰淇凌”为了防止一些表达上的出入还特地打了个括号(那么大圆筒)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的叶修踌躇满志得抬起头看到周泽楷的题板上赫然写着“前辈(叶修)”

    叶修不得不狠狠得怀疑了一下人生,就看到喻文州向王杰希抛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只好默默感慨一句:“你们玩儿战术的心真脏。” 愿赌服输的拿了四个中药馅小月饼,“小周不爱吃苦的,哥吃吧。”

    看着周叶离开的背影,喻文州轻轻地问了句:“杰希,叶修刚才吃的是什么馅的?”

     王杰希:“应该是车前子,五味子,红参和杜仲吧。”说完又抬眼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喻文州“放心,王不留行只留给你。”

      喻文州会意,在王杰希耳边轻轻问到:“那什么时候也叫一声文州哥哥呀,嗯?”


The end.

   

 

     

分享一个月若流金的钢琴谱给杀破狼女孩弹着玩儿,嘻嘻😁

【周叶】灵者 卷一(四)

当日周泽楷跟江波涛交接完城中事物便跟叶修出发了。
只见叶修一手拿着千机伞,一手抱着一大袋,呃,苹果,嘴里还叼着一个,走到了城门口。

周泽楷略带疑惑地看着叶修:“喜欢苹果?”

含着苹果的叶修含含糊糊地回答:“嗯”
周泽楷走过去接过叶修手里拿袋苹果,让他腾出手来好拿嘴上叼着的。

叶修:“小周真好,快把你的灵兽放出来吧,我家笑笑跟千机伞同级,经不起太长途的奔波。”

说完眼前就出现一头巨大雪狮朝叶修努着鼻子嗅。
“小周果然是行动派啊。”叶修边说边向雪狮身上爬,灵兽也很讨好地弯下前肢垂下巨大的雪翼方便叶修爬上去。叶修显然没把自己当外人,一爬上雪狮的背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还伸出手摸了摸灵兽的脑袋,“小白真乖,”一边说还一边拿眼角的余光瞅周泽楷。

灵兽被收服后便打上主人的灵魂烙印,与主人心意相通,若非周泽楷心底对叶修友善,雪狮绝不会像刚才那样乖巧。

随后周泽楷也跳到了雪狮的背上,“不是小白。”

叶修:“那叫什么?”

周泽楷:“一枪穿云”

叶修:“那就叫它小云?”

周泽楷:“......”

两人都坐稳后,小云便张开了两翼腾空而起,不过半日就穿过了大片的沙漠停在了一片绿洲前。

谁能想到沙漠之心居然是一片绿洲,又有谁能想到在绿洲掩映下的是层层叠叠的枯骨!只要低下头就能在低矮的植物间找到各类泛白的骨骼,人类的,兽类的,满眼皆是。

周泽楷不震惊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并没有把内心的震惊过分外化,他转向叶修:“古战场?”眼神里带着疑问。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周泽楷也没继续问下去,跟叶修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跟着。

越走向深处植被越高大,一刻钟后二人进入了一片丛林,灵气浓厚得形声了肉眼可见的灵雾,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修灵的宝地。这也很好想通,毕竟千年前无数灵者灵兽埋骨于此,也正是脚下的万千尸骨在沙漠之心滋养了这片绿洲,死者魂归大地,灵力自然也就散于天地间了。生死本生也就是个轮回,至死方生。

可即使这片绿洲在沙漠中心,没道理千年过去了,从未被人发现,总有沙漠的旅人和驼队。周泽楷正疑惑着,一头通体闪着白光的独角兽从林间冲出,他瞬间感觉到这只独角兽并非普通灵兽,这是一只天级中阶的灵兽!
周泽楷本能地感到危险,虽然他作为天级高阶的超强灵者不至于打不过一只天级中阶的灵兽,但是在对方占据地理优势的前提下很难做到全身而退。更可怕的是不知道具体这片树林里会有几只灵兽。它们此行的目的是去取吞日,想必到时还有一场恶战,若是受伤太严重恐怕会影响到两月后与象王的一战。
双枪同时出鞘正准备射击,只见叶修举起千机伞拦下了这一击。转瞬间,独角兽已到眼前,却没有发起攻击乖巧地往叶修身上蹭。

叶修从袋子里掏出一个苹果丢进独角兽嘴里。吃人嘴短的独角兽讨好地用犄角蹭着叶修。

叶修把整袋苹果都放到了地上,伸手摸了摸独角兽的头,“小风乖,快把屏障撤了,哥放笑笑出来跟你玩”
说完抖动千机伞,只见一条银龙盘着身子窝在地上,用胡须蹭着眼前的独角兽。叶修嫌弃地看了一眼,“笑笑,你是条龙!别像条蛇一样趴地上!面子呢!”

君莫笑看了眼叶修,委委屈屈地升到了半空中,独角兽也跟着君莫笑在空中转了个圈,一道耀眼的电光从它的犄角里迸射而出,瞬间前方的树林被劈开,露出了辉煌的古堡。

周泽楷这才发现,前方原本只是视觉屏障,让人以为是树林。并且用了电磁的干扰,来人即使走到了古堡前也会绕着走而不会突破屏障。

叶修在推开古堡大门的时候神色有一瞬而过的停顿,很快又恢复了平常,只是那一瞬被周泽楷收进眼底。

门口一块破碎的石头上还依稀可以看清刻着半个“世”字

叶修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一路上到处都是机关,有叶修带路两人自然很容易地避开了。最后,两人走到一间暗室的门口,叶修转动了门口的机关,笨重的石门缓缓打开。

这是一间兵器室,陈列了各种武器,即使历经千年也还没有半点锈蚀的痕迹。在暗室的尽头的石阶上放着一个箱子,叶修缓缓走过去,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柄手炮,叶修伸出手缓缓摩梭着炮身。
周泽楷没有打扰叶修,安静地在他身后站着,直到叶修将手炮拿起,准备离开。

周泽楷:“叶秋前辈”

叶修看着周泽楷笑了笑:“嗯”

没有必要掩饰,也不需要过多解释,一切已经再清楚不过。叶修就是叶秋,那柄手炮就是神兵吞日,而这座古堡就是嘉世界旧址。千年前的大战中,四兽王召集群兽围攻嘉士,最终嘉世覆灭,叶秋以身封印四兽王。
外面那只独角兽就是沐雨橙风,苏沐橙死后灵魂烙印消失,沐雨橙风始终守在主人埋骨之地,设置屏障,不让人发现古堡的秘密,同时作为天级灵兽轻易就能料理误闯这片绿洲的旅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历经千年,也没人发现这里。
周泽楷唯一没想通的是,既然叶秋没死,那么一叶之秋和却邪为什么会到孙翔手里? 灵兽,武器,和主人共享灵魂烙印,灵兽平时栖息在武器里,而武器则可以融入主人身体里,是主人的一部分,其他人是无法使用的。叶秋到底经历了什么?

周泽楷想问,但还是忍住了,既然叶修没说那应该就是不想说。



tbc……

【周叶】灵者 卷一(三)

第二日下午,叶修懒洋洋地窝在躺椅上吸收能量球,享受雨后新鲜的空气,刚才那场雨耗尽了他体内灵力,急需补充。轮回为了能让叶修在两月内能顺利地大范围调动水元素实现降水,提前将那一千个能量球给了叶修。
能量球是灵者收集灵草或者灵兽的灵气制成的球状晶体,可以在灵气浓度低的地方在消耗过大后为灵者补充灵力。由于本身能贮藏的能量也十分有限,但炼制却不易,因此就处于一种高阶灵者看不上低阶灵者买不起的尴尬地位。原本也算不得太珍贵,但的确也并不便宜,要是让人看到叶修这样一把一把当瓜子儿一样磕,估计得心疼得心尖儿都颤,也就轮回财大气粗养的起。
吸收完能量球,叶修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看见周泽楷站在边上,叶修扬了扬眉毛,“小周,找我有事儿?”

周泽楷还是一向的寡言少语,吐出两个字:“解释”
叶修笑了笑:“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周泽楷:“没有?”

叶修:“嗯,我没有没有内丹。所以我无法在体内贮藏灵力”

周泽楷:“伞?”

叶修:“哟,这都看出来了,不错嘛。没错,我在千机伞上打了灵力槽可以贮藏一部分灵力。只是,你看到了,它现在等级太低,也存不了多少灵力。”

周泽楷:“原因?”

叶修:“哥生得那么明艳动人,又天赋异禀,总不能什么好都让哥占了,定也是要在别的什么方面关扇窗是不是,不然其他人怎么活?”

周泽楷见他又开始满地跑火车就没接茬,转身准备走,走出了几步又回过头对叶修说:“不会说出去的。”

当天晚上,叶修被安排住到了轮回堂的顶楼,也就是周泽楷的房间。

吃完晚饭,叶修洗刷干净自己就爬到了周泽楷的床上,找了个惬意的姿势歪着,感受到汹涌的灵力往体内蹿,唔,还挺舒服的。

看到周泽楷过来,叶修翻了个身,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哟,小周,我说你这床还真是,怪不得这些年这么多人想爬上你的床。”

周泽楷没接这双关,只回答道“会恢复得快点。”
以千机伞现在的等级,要实行如此大范围的降雨只消一刻钟便会用尽叶修所有灵力,期间虽然以能量球补充支撑到了一个小时,达到足够的降雨量,但叶修也基本处于灵力枯竭状态。周泽楷这床是从千波湖底三千尺的地方挖出的灵玉,是千波湖灵气的来源,当年轮回主城建址于此就是看中了千波湖浓重的灵气,直到前些年才发现了这块灵气之源的灵玉,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将它取来,也算是轮回城的镇城之宝了。

叶修看周泽楷准备走,便调笑道:“哥床都给你暖好了,不过来一起?”

“我睡隔间”周泽楷拿了换洗的衣物便离开了。

一天的折腾,叶修是真的累了,很快便睡着了,然而其他人却被叶修被翻牌子这一重磅消息所震惊。

周泽楷作为轮回城主,左手荒火右手碎霜,被称为无解的枪王。诚如叶修所说,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想爬上他的床,灵者,普通人,闺秀,公子,使尽全身解数,用尽鬼蜮伎俩,可没一个能让周泽楷心动。
周泽楷也不是没有需求,他只是不想随便找个人放纵本能去交姌。如果只是为了发泄原欲,靠自己也可以。
但是其他却毋庸置疑地误解了。

孙翔:“什么?城主召幸了叶修?”

方明华:“有什么稀奇的,总是有需求的”

杜明:“你们是怎么确定城主不是被召幸?你们看城主一口一个前辈的,叶前辈怎么看也不像个柔弱的男宠吧?”

孙翔:“城主去侍寝?轮回的面子呢!!!”

方明华:“难道我们城主就像是柔弱的男宠吗???简直不敢想”

杜明:“我赌叶前辈在上面!”

方明华:“我们城主可是枪王!枪王你懂吗???我赌城主,孙翔,你呢?”

孙翔认真地思考着,“我赌轮回的面子!江波涛,你呢?”

江波涛笑了笑没说话,缓缓走出了房间,留着余下的人继续八卦着。以他对周泽楷的了解,叶修和周泽楷绝对不是那种关系,那么为什么要留他在房间,城主房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灵玉床!这很好推测,大概是白天降雨损耗太大吧。

江波涛也是水系,但并无法如此大范围地调动水元素,这不仅是灵力影响范围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精准度,正是因为范围广,所以稍微一点偏差就会造成极大地影响,所谓失之毫厘 差以千里就是这个道理,一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成洪水来袭。

但是江波涛清楚,作为天级高阶的灵者,在有能量球的情况下,这一操作绝不会让叶修消耗成这个样子,他体内能量贮存一定有问题。
当时他就奇怪为什么城主那么果断就同意了提前给报酬,现在想来城主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如今叶修跟轮回站在一条船上,既然城主选择隐瞒,为了轮回,江波涛也没准备多嘴。

总之,第二天众人看到满面春光的叶修和周泽楷同时走进会议室时,纷纷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满脸“我都懂的”

叶修当然也知道众人在误会些什么,也没解释,只是说:“要击杀象王,得先拿到吞日。”

江波涛:“可苏沐橙的吞日自千年前的大战后就消失了,叶前辈知道在哪里?”

叶修:“嗯,在沙漠之心,我需要一个天级的灵者与我一起去取。”

方明华作为过来人熟知新婚燕尔如胶似膝,便十分识相地说:“属下们恭候城主凯旋。”

叶修对这个回答相当满意,小周话少,不会死揪着问,不然许多事情解释起来还挺麻烦,便看向周泽楷,“小周,你怎么说。”

“好。”




tbc……

【周叶】灵者 卷一(二)

很快,叶修被卫兵领进了会议室,他环顾了众人一圈,眼神在看到孙翔和他手中那杆却邪时稍稍停滞了一会儿,很快不动声色地将心里刚刚激起的情绪压了下去,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周泽楷身上。
无需费劲感知元素属性,周泽楷实在是太扎眼了,那样的一副面庞,无论放在哪儿都格外出挑,让人移不开眼。
瞬间,众人感到比方才更甚的威压,即使他们只是被波及却也能感到自己体内元素大幅度地波动。却邪震动着发出嗡嗡声,一叶知秋再次出现,飞向叶修。
火风向来爱洁,从不亲人,就连攻击从来也只是远攻,决不会让对方的血污了自身的翎毛,即使是孙翔这个主人,也只有在极难得的情况下能让一叶之秋纡尊降贵地亲近一下。
可如今一叶知秋竟直直飞向叶修,全身翎毛摇得花枝乱颤。那股谄媚样,要是只孔雀估摸着早就开屏了。
在它触碰到叶修之前,君莫笑也出现了,就是卫兵口中的银龙,众人还来不及目瞪口呆,就见两只灵兽打在了一起。
眼看场面就要失控,叶修和周泽楷各自撤回了精神威压,叶修安抚了会儿君莫笑,它才不情不愿地回了千机伞中。一叶之秋在叶修身上蹭了蹭又在千机伞上蹭了蹭最终也是不情不愿地回到了却邪里。

叶修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缓缓抬起眼,“小周,这不是待客之道吧。”

周泽楷直直地盯着叶修,没有说话,那一刻他在叶修那双眸子里看到的是沧桑,仿佛历经了千年的岁月。
虽然灵者的年纪不能通过外貌判断,但在刚才周泽楷与叶修的短暂交锋中,周泽楷可以判断眼前这个人年纪绝对不会比自己大,他身上的元素流才刚刚处于磨合期,应该是个新开悟的灵者。可是为什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动声色地上升到天级高阶不逊于自己的层次?

江波涛首先打断了尴尬的沉默,笑道:“哈哈哈,一场误会,阁下怎么称呼啊?”

叶修撤回与周泽楷对视的眼神,笑了笑,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嘎嘣咬了一口:“你可以叫我大神啊”

江波涛张了张口,实在发不出声音,向来都是他们被普通命中膜拜称神,何时叫过别人大神。
叶修看了看周泽楷又补充道:“小周的话,可以叫前辈。”

周泽楷点了点头:“好,前辈。”

江波涛内心汹涌澎湃,无奈自家城主就是这么听人家话,刚才明明说好要先试试这人深浅,如今深浅没试出来,倒是将人家贡上神坛了,面子呢???!

江波涛干笑两声,“我就开门见山了,叶前辈方才说有笔大买卖,是指什么呀?”

叶修抿了抿嘴,唇间吐出两个字:“象王。”

江波涛:“怎么说?”

叶修:“我帮你们制伏象王,事后,我要它那对象牙,还有一千个能量球”

江波涛:“能量球好说,只是象王身上最珍贵的就是那对象牙,你拿了去,我们轮回出工又出力却什么也得不到,岂不是很亏?”

叶修:“你们能得到雨啊。象王现世这几个月,你们轮回可是一滴雨都没下,这样下去,你猜,轮回还能撑多久。你们明知两月后流火那日作为水系的象王灵力最弱,却选择两日后去围剿,是怕撑不到那个时候吧。”

江波涛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围剿计划是城中最高机密,你怎么知道?”

叶修没接这个话茬,继续说道:“你们知道象王弱点在那儿吗?你们知道该怎么打吗?”

众人皆不语,的确,他们只是勘查了地形,研究了战术,但由于缺乏对象王本身的了解,很多关键的战略点都只能靠随机应变,这一战可谓是被逼上梁山,不得已而为之。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你们当象王是普通灵兽呀?我们这片大陆自有记载起就有这四只兽王,没人知道它们活了多久,初时,仅凭四王之力几乎将人族逼得灭族,你们如今居然敢在没有做好万全准备的时候就去招惹它,说是围剿,我怎么看都像是送点心!”

孙翔有些不服气得顶撞起来:“不就是只白象,有这么厉害吗?我们轮回可是有三个天级,当年叶秋不是以一己之力就封印了四兽。”

叶修站了起来,眼神中闪过波涛汹涌的情绪,半晌,冷笑了一声:“一己之力?是啊,你们不知道当年那场大战到底死了多少人。”

孙翔还想接话,却被江波涛一个眼神制止了。
江波涛:“那叶前辈有几成把握?”
叶修:“要是由我部署的话,十成。”
江波涛:“那容我们再商量一下,毕竟......”

周泽楷站了起来,打断江波涛的话,他看着叶修,说了两个字“成交。”



tbc……



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吃醋这段早就想写了,哈哈哈哈,小周还是很甜啊,埋了个伏笔,就连日后h时的台词都想好了,节操碎一地啊,不说话,捂嘴笑。。。

【周叶】灵者 卷一(一)

  私设预警,新开的脑洞,不定时更新,主周叶,会含有微量喻黄,韩张等待定





天气越发热了,已经三个月没有下雨了,守门的卫兵都耷拉着脑袋被太阳晒得睁不开眼来。

   突然一个士兵叫起来:“闪电!”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划破天际的雷声,炙烤着大地的太阳很快被厚重得云层所遮蔽。

   接着,便是呼啸的狂风以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强的雨势。狂风暴雨瞬间席卷了整个轮回都城。

    在几乎全城人走进雨中狂欢的时候,雨势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一分钟后,雨过天晴,天边甚至还凝出了一道虹。

     一男子扛着一柄长伞腾龙而来。对的,他的灵兽是龙,一种被认为不可能存在的生物。

    男子停在了轮回城的门口,对着目瞪口呆,双腿战栗着想要膜拜自己的卫兵露出了个堪称和蔼的微笑。这一笑之后,那卫兵原本发着抖抖腿却瞬间失力跪了下:“神....神......神.....”

    叶修为表和蔼便蹲了下来,想与那个卫兵的脸对脸的说,可不想卫兵见叶修蹲下,嘴里更加语无伦次得说:“神.....神....神....”全身颤抖着把自己的脑袋使劲儿往下压,恨不得埋土里,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再从图里开出花儿来。

     见状,叶修也便不再纠结和蔼不和蔼的问题了,人家孩子忒没见过世面。“谁是你婶儿呀,别认亲戚。”

 

   卫兵卯足了全身的劲儿,最终才把话说完全:“神仙饶命。”

 

   相传在奥斯大陆上,早年四大兽王横行,以四兽为首的小兽数为祸人间,人族在这片大陆上只是一种作为口粮的存在。

 

   直到出现了灵者后,人族终于完成了最后的崛起,建起了城堡抵御兽族入侵。灵气分布于整片大陆,浓度却差异甚广,一些圣地灵气的浓度甚至可以达到使灵者仅靠自身呼吸就达到修灵之效。而一般的街道,城镇浓度就低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所谓灵者的修灵就是将游离在外界的灵气凝聚于自身,以灵气为媒介操控各项元素。强大的修灵者甚至可以操控整片大陆范围的元素流。一些没什么见识的普通人,便将他们称为——神仙。

 

     叶修随手聚了空气中的水元素,凝成一块冰牌,交给卫兵:“告诉你们城主,我有笔大买卖找他谈,刚才那场雨,就算是我送上的见面礼。”

 

    卫兵慌忙赶到主殿的时候,周泽楷正与手下几名骨干研究两日后的决战。

      数月前,四兽王之一的象王现世,占据了轮回城水系的源头千波湖,严重干扰了轮回周边的水元循环,导致轮回连续三月无雨。

    相传兽王现世乃是大灾之相,千年前的人兽之战,人族被逼到了差点灭族的地步,直到斗神叶秋舍身将四兽王封印在大荒之中,才换来了这千年的太平。如今象王重现,乃是末世之兆。

   因此,轮回高层正在紧锣密鼓地为后日与象王的一战而筹备,原本这次紧急的会议是不允许被打扰的。只是方才大范围的水元素调动使会议室众人震惊,这绝对是顶级的水系修灵者。

   众人纷纷望向周泽楷,周泽楷只是说了两个字:“高手。”

   作为当世为数不多的天级高阶的灵者,能被周泽楷称为高手的没有几个人。

   在灵者发动足够强大的灵力时,如果不刻意屏蔽,则会对周围低等级的灵者产生精神威压,以同系更甚。

 

    当天级低阶的江波涛被体内元素流震得跌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同为天级的孙翔甚至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元素紊乱反应,他的灵兽一叶之秋甚至不听召唤跑了出来。火凤在狭小的空间乱飞乱撞,弄的满室狼藉,最终还是周泽楷出手,一叶之秋才乖乖回到却邪里。

 

江波涛疑惑道:“孙翔,你怎么回事,我才是水系的,你怎么反应比我还厉害。”

 

孙翔更是摸不着头脑:“我也不知道,一叶之秋从来没有这样过。”

 

周泽楷:“不知道。”

 

方明华:“孙翔毕竟年轻些,精神力方面比较脆弱,面对精神威压不太好控制也是有可能的。”

 

杜明忍不住插嘴:“这个高人,得有多厉害,怎么样也得是天级中阶了吧,说不定会是高阶?”

 

江波涛:“难道是蓝雨的黄少天?”

 

方明华:“天级低阶以上的水系灵者也只有黄少天了。”

 

体内元素流恢复正常的孙翔皱了皱眉头:“他来干什么?”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是”,他能感受到来人绝对是天级高阶甚至以上的级别,不然是绝对没办法操控如此大范围的元素,否则,轮回早去蓝雨求雨了,怎么会旱上三个月。

   

 正在这时,卫兵拿着冰牌匆匆跑来,由未曾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疙疙瘩瘩语序错乱得表述了一通。

 

江波涛即时抓住了重点:“你说他的灵兽是龙?不可能!”

 

   众所周知,龙是横跨风火水电光全系的神兽,如要将此收为灵兽,则灵者本身必须也得为全系。

   然而灵者的修行是必须选取一种元素为尊,否则稍有差池,体内元素达不到平衡便会引起元素紊乱,轻则丧失修灵之能,重者亡身毙命,因此千年来从未出现过多系的修灵者,就连当年的斗神也只是单系。如今卫兵竟说在众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了一个全系的天级灵者,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