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君君的疗休养

   君君今天去了国清寺,热傻了,一身汗跑进门口的网红咖啡店点了一杯“随缘”,就是抽盲盒。没想到36度高温下,我抽到的是热饮!小哥哥说不能换。我想随缘就随缘吧。结果还真蛮好喝的。景区门口网红店32一杯的咖啡,我本来是没抱希望的,估计就瑞幸的样子,撑死了星巴克的口感,然而没想到居然是好喝的。

   出来玩谁都逃不开“来都来了陷进”,下午到了酒店之后君君先是炫了两轮外卖,然后正经吃了晚饭,然后做完spa在spa馆炫了一顿,那会儿我以为已经很过分了,没想到又被同事以“来都来了”为借口拖去小吃街炫了三轮😂😂😂。

    不得不说天台的小吃很可以。我们哪里整顿得比较厉害,基本没有成片的推车夜市,都是店面的,闹市区房租贵,小本生意面积不可能大,很多就没有座位,就算有也很逼仄,完全没有合适的就餐环境。反正我是不想端碗瘦肉丸蹲马路牙子上吃。

    这里是有很长一条街的小吃推车摊,马路两边都有很多桌椅,没有规定是哪家的,一整排都是,爱坐坐。就很有氛围。价格也很美丽,5斤龙虾100块,我明天一定要早点去吃!

   我今天没能吃到龙虾就是因为做了spa,看了部电影然后晚了。以后不约桌游了!约按摩!终于知道为什么爹辈喜欢洗脚城了😂😂😂。几个人一起,开个包厢,里面有家庭影院,开个电影,吃点东西,做个按摩,巴适!

    天台小吃我一开始是不抱希望的,小红书搜到的热门选项都是碳水。emmm,我不爱吃碳水,爱吃肉,荤的。(ps,所以我不爱吃披萨,披萨给我一种花了荤菜的钱却在吃素的感觉,汉堡我也不爱吃。十年如一日爱鸡翅。)

    结果啪啪啪打脸,是不是特色我不知道,但是夜市上还是荤的多。买一份,边上一坐,吃完换下个目标,超赞。吃了好多,至今没有踩雷的。

     美中不足的是我得自己洗衣服。原本查过酒店有洗衣房,我是计划丢洗衣机烘干的。然而刚刚服务员说没有,要么送出去干洗。emmm,我看了看我tb百来块买的白t,感觉它不是很配,最后选择了手洗。这年头谁还手洗衣服哦!我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不洗了让它发酵着,五天后带回去孝敬我妈。又想到我箱子里还得放吃的,只好自己洗了😂😂😂

    好要吐槽的是,酒店泳池也没开,我还带了两套泳衣,希望下一家能开吧……

    趁洗衣服的功夫给浴缸放了水,泡个澡睡觉!明天准备请假,睡到自然醒!一个出门旅游都要请假的死宅,只适合去度假村泡酒店😂😂

【破云kq】搞事业

  “闻劭!你不觉觉的最近次数有点多了嘛!”江停从闻劭怀里挣出来,退到了c上。

   闻劭不以为意得表示,“哪有,一天两次哪里多了?你可以去问阿杰,不多啊。” 

    江停心中腹诽:问金杰?这tm就是个牲口!

    闻劭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心声,补充道,“问贡阿驰也可以。”

   江停:.......

  “你就不能给你那壮丁放个假吗!”江停裹起被子往床的另一边缩了一缩,用脚在床中间划出一道三八线来。

   后者的理解重点显然放错了位置,他抿唇一笑,问,“你也觉得壮?”

    “闭嘴!”江停赶在这货问出更多例如,“有多壮?满意吗?怎么个满意法?”等诸多不堪入耳的话之前打断了他,“南边盘口前两天出了点问题,我准备去看看。”

    话题陡然正经起来,闻劭也只好先把揭开的两颗扣子系了回去。他思索了片刻问,“你不是向来不喜欢管生意上的事吗?”

   “我觉得我还年轻,不能再这么混吃等死,得有事业心。”江停信誓旦旦得说,心中腹诽,留在这里会被干死!死c上可太窝囊了。

     “行,那让阿杰准备飞机,明天我和你一起.....”话没说完便被江停打断了,“西边那批军火你得亲自去盯一下,别处差错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消极怠工呢?这还是我认识的珂珂吗?”江停循循善诱得铺开一张世界地图,“金三角这么块弹丸之地你就止步不前了吗?我要新金月的王座!”

     闻劭郑重得点了点头,果然男人还是要搞事业!

     若干年后,望着自己各地的王座,江停会心一笑。谁能知道这一切的开端只是因为他想要逃避索求无度的x爱呢....

end


金杰、贡阿驰:大哥,我们其实没有那么精虫上脑!在这方面还得是您啊!


好久没更啦,手有点生,大家凑合看。

我明天要去天台疗休养啦,为期五天四夜。回来之后正式开启暑假,就可以正经更文啦!

君君日常

   有一个很久很久很久之前追过君君的男孩子最近可能混得不错于是又来我这儿刷存在感,想证明我没选他是多瞎,这就很下头了。

   一开头就是说他买了什么车,然后问我区花是什么车,再问,为什么不买保时捷呢,因为不喜欢吗?(买车最下头的就是说,花了xw,买了个大玩具。普通人真不至于,又不是王思聪级别的,真到了这级别,咱也玩不到一起了。)

   然后又开始晒他家房子多少钱,装修了多少钱,他去年股票赚了多少钱。

    说实话,区花在这些对比中并没有输,但是我还是稍微言过其实得吹了点牛逼。

    再然后他觉得不能靠金钱的数字取胜那就换渠道,表示,区花更贵是因为他们没有可靠的供货渠道,当了冤大头,而他有靠谱渠道。

    看到这里我知道他心里已经自卑了,果然再之后他就开始秀学历秀科研。

   于是我就想起贾教授(我室友男朋友),他俩都是学有机化学的,贾教授是清华博士,他是浙大博士。

   之前跟大家说过贾教授给我室友做过一个美容仪,上面还印着清华的logo。

   于是我就问他,你会做美容仪吗?我室友男朋友在清华读博,给她做了个美容仪诶。对了,你当时为什么不考清华啊,因为不喜欢吗???

   然后他就遁了......

    这tm真是我见过最飘的,家里比他有钱的,能力比他出众的,学历比他高的我见多了,没见过这么飘的......

    人贾教授家庭条件也很好的,就很正常。

    据说这货隔三差五还骚扰我闺蜜。就是从你车多少钱啊,你工资多少啊开始,最后就是为了跟显摆,“我是浙大博士,我可以接触高端项目,我开保时捷。”   真的很下头。

    有这点条件在,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如何优秀留着别人来夸就好了。多年不联系了,特意来炫耀一番真的不像是个博士生该干出来的事。

     

  分享一下校园这套,我可太喜欢了!每一套都有亲亲,这一套的亲亲是拍的最好的,有小奶狗那味了。

   是这样的,区花一直以为我在外人面前叫他x总,但事实上我们单位同事都管他喊奶狗,每次讲起来都是,“你家奶狗.....”

君君狗粮

   写不了文,撒把日常狗粮吧。

   是这样的,区花不许我在床上吃东西,超严格,很凶。然后今天破例允许我在床上吃了跟冰棍儿,三申五令,恐吓威胁:“你要是滴开来一滴!我跟你说我但凡滴开来一滴!”

   得了便宜卖乖的君君:就让我死床上!

   区花继续气急:怎么有你这么不害羞的女孩子!

   我就用眼神告诉他:我是已婚妇女!

   然后我就靠着垫子吃冰棍,后来区花也没忍住决定要体验一下在床上吃东西的快乐。

    我们一边吃冰棍一遍各自玩手机。然后君君先吃完了,棒冰棍儿没地儿扔,我又不想起床扔。我就喊,“老公,啊一声。”

   不明觉厉的区花长开了嘴,眼疾手快的君君把棒冰棍儿塞进了区花嘴里,得意得打滚儿!

   区花无奈得看了我一眼,小声bb: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君君:睡智障,违法的。

  区花表示这天聊不下去了!于是继续吃冰棍儿。等到区花吃完,我已经忘了刚刚的事,可是区花还记得。于是他就开始跟我说话,想要趁机把两根棒冰棍塞回君君嘴里。然而说时迟那时快,被本君君机智得避开了!

    


2

   前两天晚上提了新车的前君君约了闺蜜出去兜风,然后我俩找个地方停了车,把后座放平躺着,就很爽。然后我们想试试把后备箱盖关上会怎样,关上之后high了一会儿然后发现,emmm,从里面打不开了。

   君君:没事!大不了我怕副驾驶出去

   于是经历了磨难终于开门出去后发现,md,我可以开后做门啊!傻了!

     闺蜜就是一种跟她在一起智商都会降低的存在😂😂😂我俩正好反了,一开始她想买suv,我想买轿跑,她觉得差不多预算与其去买奥迪宝马奔驰的低端线还不如去买大众系列的中段车,我却对奥迪情有独钟。

   结果是她买了奔驰的轿跑,我却买了丰田的suv。世事本无常啊!

   君君照片p好啦,先给大家看这组我最喜欢的吧!被影楼拿去做宣传了,嘿嘿嘿。

   是这样的,我们的套餐叫什么研发老师套餐,跟我小姐妹拍的除了摄影师其他设置完全一样,却贵了5k。然而君君有社牛属性,那天跟摄影师聊天,他告诉我,他一天也就1k+的薪水,哪有5k的差价哦。而且我小姐妹在同一个影楼,也是4套,销售跟他说全场不分档次的,都是一样的。于是君君觉得自己被坑了,不开心了很久。

    然而看到成片之后,emmm,算了,坑就坑吧,和解了......


   ps,这个旗袍是我自己的,原来语文老师借我过一根特别风尘的步摇,我穿去其他年级串门炸过街,🤣🤣😂🤣

社牛君君

  事情是这样的,前两天中午我特别想吃蛙,然而问了一圈饭搭子,她们都拒绝了我。然后我依稀记得,高一有个新老师,她可能会愿意。可是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事实上我们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串门的时候正好串去了一个办公室,然后开过一会儿车。第二次是在路上遇到,开过一会儿车。

    于是我就跑去隔壁历史办公室问她们,“上次高一一起开车那姐妹叫啥。”

    然后就这样,我又去学校通讯录里翻到她短号,然后打电话,“喂,姐妹,蛙否?我们去吃蛙吧。”

    她:好啊。去哪儿?

    我:万达吧。

    她:怎么去?

    我:我开车,校门口等你。

    她:好啊,我马上过来,对了,你是谁啊。

    我:不重要,你跟我一起吃蛙,我们就是好姐妹。

    她:的确!


    然后那天吃了一顿蛙之后,我们就发展成了新的饭搭子。论开车在人类友情建立过程中的作用!

君君的日常养生

   1.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身上有蚊子包一样的包,很痒,君君一直以为是蚊子包,直到昨天去了趟乡下被蚊子咬了一身包,才突然反应过来,君君是快速愈合体质啊!昨天被蚊子血弄脏的丝袜还没来得及换下来,蚊子包就已经消了啊!怎么可能被蚊子咬了两三天还有包呢。

    于是我就反应过来了,大概是湿气重。问了下我爸爸,他跟我也差不多,然后君君就拖出了之前老中医哪儿抄来的茶方煮起来了。

    方子很简单的,茯苓5g,芡实5g,红豆10g,薏米10g,300ml水,水开煮10min就OK。

   注意以上所有原料买来都要炒熟(锅里炒10min左右,微微发黄就OK)再煮水。外面卖的茶包一般都是生的,寒性比较大,所以我妈都是自己给我炒的。

     去年试过很有效,大家也可以喝起来,可以祛湿。

    对于已经长出来的红包,可以用碘伏棉签涂。反正我不管长什么小疙瘩小疹子甚至是痘痘,只要是痛的或者痒的,涂碘伏都很有用,比一切药膏管用。不过碘伏最好不要上脸,容易色素沉淀,但偶尔爆一颗痘痘还是可以试一下的。

      


2.

   讲到快速愈合体质,你们猜h文里事后一身痕迹真的假的?

    emmmm,可以是真的。

    我只要很轻的在屁股上一划,几分钟之后就会有梗起来的红印,尤其在洗澡的时候,在背上胳膊上一挠,出来我妈以为我被虐待了,但其实不痛。而且这种痕迹消得很快,半个小时就没了......


3.

    君君今天加班嘛,下班约区花,在店门口停不好车了就让区花去停。在停车方面区花其实很一般,又开不惯我的车,也怕把我车撞了,所以他一开始是拒绝的。

   君君:老祖宗早就说了,在家爸爸给停车,嫁人了老公给停车,等你死了我儿子给我停车。

    区花一脸黑线,但还是想怼一下:你儿子呢?

    君君:这不是还没出生呢吗?

    区花:你就一定生儿子???

    君君:你什么意思!!!什么年代了,男孩儿女孩儿不是一样的吗???

    区花:你有没有觉得你有点双标?

    君君:天呐,我连双标的自由都没有了吗?还没有天理了,你已经不爱我了。

    区花认输,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我:fine!you are the boss....

   然后拿钥匙去停车,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哈哈哈哈哈....

    


4.

   有些好伙伴好奇我上次是怎么把区花哄好的。其实是这样的,我还没开始哄,区花就打电话过来:喂,我决定原谅你了。

    然后让我一定要强调一下他身强体壮,各位的担心是多余的。

    哈哈哈哈哈,果然男生在这方面的包袱都很重。

   


【破云kq】贴纸

   又是一个金杰独自带俩娃的日子。俩小家伙可爱是可爱,皮也是真的皮,小的比大的还皮。对于这项艰巨的带娃任务,金杰当然是没法拒绝的。大哥大嫂去二人世界,娃交给谁带金杰都不放心。

    在这种带娃的日子里,罗莎虽然没那么靠谱,但也算是个助力,金杰在接到罗莎电话的那刻终于回忆起了当年两人一起带扑克去逛夜店的辉煌历史。果然俩小家伙见到罗莎十分开心,一边一个在她脸上亲了一嘴的粉。

    对于把娃交给这俩货带,江停其实是不情愿的,但经不住闻劭的软磨硬泡,家里两个娃每5分钟喊一次daddy,实在影响闻劭发挥。五分钟,够干什么???

    于是江停答应他每半个出门给他清一清脑子里的废料和身体里的存货。

    这一天,俩小家伙意外得乖,没调皮,没捣蛋,没拆家,安安静静得跟着金杰和罗莎这俩不靠谱的人大人打了一下午麻将,乖巧的不正常。

    江停心里记挂着俩娃,完事换了身衣服就催着闻劭回家。没有噪音,没有被破坏的家具,没有俩娃没像平时那样迎出来,江停本能得感觉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狐疑得推了推闻劭。我们黑桃k?emmm,吃饱之后他脑子是不转的。

     推开地下室的门,没有乌烟瘴气,金杰和几个手下在打麻将,罗莎盘腿坐在沙发上摆弄着一颗新得的鸽子蛋。俩娃神神叨叨得笑着奔进了江停怀里。

    江停的疑惑在那几个人起身后得到了答案。emmmm,四个魁梧的男人,屁股上被贴满了花花绿绿的贴纸而浑然不知。

     江停忍住笑,一手一个把俩娃拎到了楼上。洱仂还试图挣扎了下四肢,像只被捏住壳的螃蟹,扑克已经佛系得失去了战斗力。

    “你俩又调皮捣蛋了???”江停问。

    “没有。”扑克摇头。

    “莎莎阿姨给我们布置的任务,贴完一张贴纸可以有一块巧克力。”根本不需要逼供,洱仂就什么都招了。

    江停横了闻劭一眼,“你说的会把他们去安排好就是把他们丢给这俩货?”

    “emmmm”事关下次二人世界,黑桃k的脑子又可以转了,他深思敏捷,条理清晰得表示,“我觉得这个任务挺好。培养他们的精细动作,耐心,和勇气。我身边这几个都是东南亚顶尖的杀手,能在他们不察觉的情况下把贴纸贴满,我们扑克和洱仂很优秀。”

    虽然听不懂前面一番分析,但是扑克勉强听懂了爸爸是在夸他,黑珍珠似的眼睛闪闪发光。他迫不及待得补充道,“趁叔叔摸牌屁股离开凳子的时候把帖子放在凳子上,等他坐回去就可以贴住了。”

    闻劭冲他点了点头,又对江停说,“你瞧他们多眼疾手快。”

    “不摸牌的时候,妹妹可以爬杰叔叔腿上去够对面叔叔的小蛋糕,这样杰叔叔就会站起来给妹妹拿,然后扑克就可以放贴纸了。”扑克继续阐述自己的光辉事迹。

    闻劭点头,给江停解析,“emmm,配合默契,想法多元。教育不就是培养他们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嘛,我觉得他俩很棒。”

    江停:说人话!

    闻劭:这次很好,还有下次。



end

   关于k后面的分析是君君常做的事😂😂写一个小时教案就是5分钟设计活动,剩下55分钟想解释😂😂😂

   这个梗是我今天带娃的时候码的,故事是有原型的。有图有真相。


     

【破云kq】情妇

   “除了步薇,还在哪里有情人?”江停问道。他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一条腿闲散得搭在另一条腿上,上半身靠在椅背上,肩膀呈现出一道放松的弧度。

    闻劭望着他的眼睛,指天誓日得表示,“没了,我没有情人。”却在垂眸的一瞬睫毛微颤。他没骗人,的确没有情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步薇也不算情人,他从来都没碰过她。但在被问及的时候闻劭还是心虚的。

    “真的没有?”江停狭长的眼迷了起来,居高临下得审视着闻劭。

    后者点头,伸手将江停往自己怀里带,语气里带了几分委屈,“哥,我很洁身自爱的。”

    江停将信将疑得被抱了个满怀,又经不住闻劭磨,被抱去了卧室。

    闻劭似乎一直很热衷这种事,每天都哄着江停跟他胡闹。江停忍不住在想,就这么个仿佛有x瘾的家伙是怎么跟自己的右手过了三十多年的。

   事实上他想岔了,情感和激素是相互影响的,情感不到位,那事儿成不了。

     第二日趁闻劭外出,江停喊来了金杰。他仍坐在昨天那张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枚红宝石戒指,淡淡得问,“你大哥在北美相好的处理好了吗?”

   金杰本能感到有诈,答道,“我大哥没有相好的。说完还哼笑了一声,窃喜自己一眼识破姓江的的圈套。

   “紧张什么?你大哥都跟我讲过了,我又不会误会。我就是想问问,真那么像我吗?跟步薇比呢?谁更像我?”江停笑着问,眼神都温柔了下来。

    金杰挠了挠脑袋认真得思考了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江停逐渐变愣的眸子。

   还想!!!真的有!!??

   “她们都不算不像,还是步薇那小丫头像些,可也不算太像。”金杰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她们???!!!还不止一个!!!

   很好!闻劭,你不用回房间了。


   当晚

       “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只是和她们吃过几次饭,没有做过其他的事,不算情妇。”闻劭焦急得解释着。

    “刷你的卡,住你的房子,进出有你的人跟着,做事靠你的名望撑腰,搁过去,这都不叫情妇,叫外室!”江停气得砸了一个枕头过去。

   闻劭在这当口上不敢再多说什么,事都干了,还能抵赖不成。

    “闻劭,我告诉你,这事没有两条烟过不去!”江停把另一个枕头也扔了过去。

    闻劭思考再三默默伸出了一根手指,“一条,不能再多了。”

    “行!一个相好一条!你有几个相好的?”

    闻劭不敢在这种时候撒谎,虽然他心里仍然不觉得那些叫相好的,只是江停说的如此有理有据实在让人难以辩驳。

    他小心翼翼得看了眼江停,小声嘟囔,“记不清了,大约十来个吧,我回头去问问贡阿驰。”

    !!!!记不清了!!!十来个!!!

    “青出于蓝啊!你老子也才9个姨太太!”江停喝了口水,压下心中的惊怒,自我洗脑,十多条烟,好事,好事。好事个鬼啊!!!十多个!!

    “闻劭,你出息了!”江停气急直接上了脚,赤脚在他胸口踹了一脚。

    “哥,我知道错了。那时候我在美国,想你想得快疯了。有一天我去盘口验货,远远看到一个女孩儿,眼睛有几分像你。我给了她一些钱,请她吃了顿午餐,就让她走了,话都没有多说。后来我想你想到快窒息的时候会远远得去看看她,想象你的样子。再后来,贡阿驰帮我收集了一些长得像你的女孩子,都是一些孤儿,我把她们养在一栋小洋房里,偶尔会站在落地窗外远远看一眼,想要拼凑出你的样子。”

    “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逾矩的行为,你回来后我给了她们一笔遣散费,让贡阿驰安排她们去了当地的学校上学。”

    “上学?”江停有点不可思议。

     “嗯。”闻劭点头,“你要是不信现在就可以把她们找来,她们应该都还保留着童贞。”

    “等下,她们多大?”江停问。

   “唔,小的五六岁,大的十五六岁吧,可以去问贡阿驰。”闻劭老实答道。

    直到贡阿驰拿出了当时的照片,江停才觉得自己闹了个乌龙。照片上的女孩儿最大的仍未脱稚气,她们穿着公主裙在给其中一个女儿过生日,脸上的笑容是真挚又温暖的。

    这当然不能算情妇,即使按照14周岁以上皆妇女的标准来看,她们中能复合妇女标准的就不多,更别说情妇了。

    “你是怎么介绍自己的?她们也像步薇那样把你当恋人吗?你在北美开了个未成年后宫???”江停问。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变态!严格来说我是她们的资助人。我去的不多,大多时候只是窗外看看,她们应该都不认识我。”闻劭说。

     江停心中腹诽,你还不算变态,那谁是啊?但终究没说出口。此刻心疼占了上风,江停也顾不上讨烟了。他俯身亲吻了闻劭的额头,安慰道,“都过去了。”

   闻劭适时委屈巴巴得补充道,“她们的生活费都是贡阿驰定期打的,我的卡只有你能刷。”

    江停心都要化了,心一软,身子也跟着软,由着闻劭胡闹,填补了他的委屈。

  

  这事,对于闻劭来说是过去了,金杰却显然没有那么好运了。之后的一周,金杰都在花园跪着,一天俩小时,简直成了花园一景,手下已经见怪不怪了。

end

太久没更了,良心有点不安,哈哈哈哈.....


跟我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然而,写文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