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破云kq】戒断反应(上)

邪教预警,三观不正,极度不正,,平行时空,黑化停停,人物ooc,恋爱脑,且涉及嗑药play,不喜勿看,不要勉强。

提醒,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疼.....疼....咳....”昏迷中的江停兀地又吐出一口血来,好看的眉头紧紧拧着,脸上苍白地看不出血色,昏天黑地的咳嗽声很快隐没在越野车在高低不平的土路上的撞击声中。

  “江停,你忍一忍,很快就能出境了,你会没事的。”闻劭用手帕为他擦去嘴角的血沫,转头从车尾窗里望了一眼,眸子里淬满了冰冷的恨意。

  爆炸声被疾行的越野甩在了身后,空气里的硝烟味也渐渐淡了下来,改装版的骑士十五世黑色的车身缀满了不堪的泥点和划痕,车头微微凹陷,一边的大灯已经尸骨无存。

  闻劭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一直都是他把警察玩弄于鼓掌,何曾想过有一天会被这帮饭桶焚烧了工厂,还差点被抓。

  光凭那帮饭桶当然没这个本事,闻劭用手帕擦干净了手上的血,轻轻拨开江停汗湿的额发,抚摸他光裸的额头。

  这是他的兄弟还是爱人,闻劭自己并分不清,但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吗?爱人也可以是并肩作战或者相互厮杀的兄弟,兄弟也能是情yu交叠中如胶似漆的爱人。

  闻劭脑中反反复复回放着爆炸发生那一刻,江停扔下了指着他的枪扑开了他,用脊背替他挡了冲击波。

  你不是恨我吗?

  为什么?

  骑士十五世开足了全球最高的400马力,不知疲倦地奔驰在绵延千里的国境线上,车轮滚过,尘土飞杨,所谓一骑绝尘,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再往前就是缅甸了,只要越过这最后一公里!

  车却及时停在了守卫军的侦查范围外。

  “疼——”江停的全身都在渗血,烧的滚烫,在昏迷中嘟囔着。

  其实这并不是江停受伤最重的一次,上一次甚至连医生都打算放弃,但他一声都没吭,就像死了一般。

  带领整个建宁支队破获今年来最大毒枭,销毁新型毒品近千斤的缉毒队长,在最后即将亲眼见证毒枭命陨的那一刻却抛弃了十多年来的信仰,在即将万丈荣光加身成为新一代人民英雄的那刻,悍然选择了背叛。

  在那一刻他看不见毒枭,看不见黑桃k,他看到了那个站在河边拉小提琴的男孩子,他的兄弟,他爱的人。

  远处的地面震动起来,这动静在深夜就如同如同地震一般,警笛声齐齐响起,但终究是螳臂当车,一队荷枪实弹的装甲车队裹挟着火光和硝烟顷刻间冲破了边境线。

  “老板”阿杰从装甲车上跳下为闻劭开了车门。

  刺目的亮光让江停在昏迷中惊觉,握着枪坐了起来,随着这一动作,腰上的绷带被渗出的血性液体洇湿了一圈。

  “江停,是我,没事了”闻劭拦住了他跳车的动作,“先上装甲车”。

  虽然暂时突破了边境线,但特警甚至是部队随时会来,处境远不算安全。

  枪声越来越近,伴随着嘈杂的警报声,汽车引擎声,无一不显示着此刻正是千钧一发之际。

  闻劭掺着江停上了装甲车,再次越过国境线时,对着广袤的中国大陆深深得望了一眼。这是他最大的市场,也是把他逼到绝路的地方。

  江停应激性得醒了片刻,又在颠簸中昏睡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全身换上了新的绷带,他动了动胳膊也不感到疼,整个人轻盈得仿佛没有分量,脑袋在眩晕中感到极至的轻松。

  门被打开了,开门的人穿着一身休闲装,脸上带着些内敛恬静的微笑,像是大学校园里文学系的男生,温润如玉。

  奋发图强曰劭,高尚美好曰劭,闻劭,本也是良人吧。

  “你给我用药了?”江停缓缓坐起来问,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是,你一直喊疼”闻劭大方承认,“体验好吗?”

  “你可以自己试试”江停不咸不淡地回答,他不用问也知道这个破医疗点缺医少药,以他之前的状态,一不小心就是大面积感染,这是毒药,也是救命药。

  “所以,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江停冷笑。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帮你戒。但你知道的,停云是心瘾”闻劭没再就这话题多说,用勺子搅动着蜂蜜水递给江停,“多少喝一点。”

  江停就是这点好,因为长期低血糖,凡是塞到手上的东西都多少会吃一点,即使心情不佳,也就着闻劭的手喝了大半杯。

  有些事不愿发生也已发生,再发疯也无可挽回。生死有命,人一生中凡是影响深远的际遇起伏,常常是无法预估的。

  “给我支烟吧”江停喝完蜂蜜水重新靠在靠枕上,对着窗外的天喃喃道。

  “没带,你一会儿跟阿杰要吧”闻劭笑着坐到他床沿上,“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江停轻哼了一声,一个眼神都不愿意分给他,毒品都用上了,这会儿说吸烟有害健康,真讽刺。

  “药给你放在抽屉里了,以后用不用随你,你要是想离开,走之前给我个地址,我定期派人给你送去,我不想你因为这个才留在我身边。”闻劭说完帮他把滑下的被单拉上去,起身往门口走去。

  在跨出房门的那一步,他转身像宣示什么似的说,“江停,你信不信,你最终还是会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

  等脚步声远了,江停才转过身,拉开了抽屉,果然看到十支调配好的蓝金,和一支注射器。

  怒火只在一瞬,随着啪嗒一声珍贵的蓝色液体和碎玻璃一起洇进地毯,他又平静下来。

   在气什么呢?于他而言,母亲很早去了,早到他根本没有印象,父亲是个只会打他的人渣,村里人也不过是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的无关之人,其他人就更是更无关紧要了。早年让他生恨的,大概只有闻劭的不告而别了。

  因为弘扬正义干警察?官话而已,对于不相干的人,正义不正义有什么要紧,自有天管着,岂需凡夫越俎代庖?江停知道,他只是因为恨他而已。

 

 

  江停的伤养好差不多花了三个月,对于蓝金,原本剂量用的就不多,除了最初的一个月有戒断反应引起的强烈不适,后来也基本好了。

  戒断反应最强烈的那几天,闻劭就一直坐在边上看着他,不知算是陪伴还是欣赏。

tbc……

 

  下章一定甜回来.......

   嗑药预警!满足我自己一个私愿而已....

   请千万勿尝试!毒品一经上手借不掉的!十个戒毒所里出来的十一个都会复吸!极度损害健康!

  我小时候班会课上讲禁毒,心里不服气的想,换了我分分钟戒掉了,长大后才发现,别说海洛因,咖啡因我都戒不掉  

 

评论(54)

热度(3889)

  1. 共19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