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破云kq】新生(上)

   戒断反应的姐妹篇,大体设定差不多.....

    算原著的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里没有山牙子,停停回到闻劭身边。作为甜文写手,我的cp的感情里不能有别人,不然,对三个人来说都是悲剧。交代完毕,以下正文

 

  缅甸其实是个美丽的地方,茂密的雨林和成片的罂粟田一起蓬勃地生长着,充满了野性的活力和危机四伏的美感。

  但是江停一直不大适应缅甸的气候,也不适应缅甸的食物和缅甸人生硬的口音,换句话说,他看哪儿哪儿不好。

  前些日子一直病着躺在病床上靠营养针过日子不觉得什么,等到病好些能出门也能吃些流食以外的东西就开始后知后觉得感到水土不服。刚养起来的三两肉没几天又瘦回了皮包骨,躺回了病床上。

  同样后知后觉的是闻劭,过了好些天才反应过来江停其实并吃不惯缅甸菜的酸辣,尤其是那一味香茅,让他闻着就反胃。

  闻劭不止一次笑江停吃饭像猫吃食,起先只以为是他身体刚好没胃口。 

  “不喜欢怎么不早说。”闻劭笑着端起特地找来的中国厨子熬的莲子羹,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凉喂给他。

  江停张嘴吃了一勺甜羹,细细嚼着,也不回话,眼睛瞅着窗外树上一对不知名的鸟。直到咽下,才重新抬起眼,分给闻劭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

  闻劭心领神会地又喂了一勺,嘴里小声嘟囔,“使唤着我呢,给个好脸色行吗。”

  江停自顾自细嚼慢咽着,等吃完,干脆连个眼神都没往闻劭哪儿瞟。

  闻劭只好叹着气继续把勺子伸到江停嘴边服软,“没说不给你,再吃点。”

  一碗莲子羹,吃了大半,江停满意地舔了舔嘴唇,罕见地评论了句,“不够甜”。

  “明天多加糖”闻劭应了一声,把剩下的小半碗几口解决了,自顾自道,很甜了啊。

  但不管怎么说,江停愿意挑吃喝了,这事让他感到很欣慰。

  闻劭这个人,对食物讲究起来连餐刀摆放的角度都要讲究,随意起来,管饱就行。当年在美国泡实验室的时候,屯一箱方便面吃一个月的事也不是没做过。

  方便面还算是正常的,那会儿实验室设在山里,为了保密与外界几乎没有来往,偶尔想换口味,打了鸟或者鹿来,就放在实验室用酒精灯架着烤。

  当时一起做实验的同学嫌没味道,一开始只是合成了氯化钠和谷氨酸钠。后来随着对美食的向往,市场上能买到的调味品都造了出来,一排排放在试剂瓶里,摆满了角落里的一整个实验台,还挺诡异的。

  为什么不直接买呢?

  because we can!(注1)

  谁都有年少轻狂脑残的时候,闻劭也一样。

  貌似当时还专门有本实验册子记录什么动物,什么部位在多少温度下烤多久,放入几克什么调料能达到最佳口感。闻劭堪称米其林级别的味觉也是那时练出来的,做实验的人,对量和程度的感知总是比一般人敏锐一些。

  在中国厨子陆叔好汤好水的将养下,江停气色好的很快,到了第四天已经能指名道姓要吃奶黄包了。

  但阿杰对这些东西就非常嗤之以鼻,都是娘儿们才喜欢吃的。缅甸男人就应该重油重盐重酸辣。一碗浓香扑鼻的冬阴功汤下肚,喝出全身的热汗,才叫过瘾!

  然而人总是有好奇心,对于港式菜的不屑是一回事,好奇是一回事,好奇完了真香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给你也请了个缅甸菜的厨子,不用每顿跟我们吃”闻劭在阿杰逼叨了一个月后,为了耳根清净,决定要一碗水端平。

  阿杰从硕大的煲仔饭砂锅上抬起一双乌黑的眼珠,摇摇头,“不用,我没那么娇气”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江停。

  “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注2)江停幽幽地盯着阿杰手边摞起的碗,不咸不淡地评价。

  闻劭看看两边,没再说话,专心低头吃饭,时不时给江停夹一筷子盐水鸭。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吱嘎一声,餐厅的门被一个穿着当地服饰的马仔推开了。

  “老板,托马斯逃了。”小弟急急忙忙跑进来报告。

  闻劭闻言,放下了筷子,眉头微微蹙起,眸子里映射着寒光,凝视着报信人许久才说了一声,我去看看。

  “妈的!那孙子知道我们在这儿的厂房位置!”阿杰暴跳而起,一把抓住报信马仔的衣领谩骂道:“怎么跑了!什么时候跑的!”

  底下的小弟战战兢兢地说不利索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才勉强说明白今天早上换班的时候人还在,等到中午送饭就不见了,不清楚有没有接应的。

  那人全身抖得跟筛糠似的,裤裆处明显湿了一片。

  江停不悦地皱起眉,事不关己地评论了句,“不争气啊”,也不知道具体说谁。

  闻劭很快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临走被江停轻轻一拉,“我跟你去。”

  闻劭微微一怔,眼里闪过的复杂情绪被他不动声色地藏进了眼角的笑纹里。

  “你不放心就算了。”江停笑了笑,很无所谓地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不,江停,我很高兴你愿意回来。”闻劭拉住他,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一支唇膏,转出一小节膏体往江停唇上涂了一层,又幽幽地转回,交到江停手上。

  “嘴唇那么干,记得多喝水”他盯着江停疑惑的眼神,献宝似的介绍,“俄罗斯人的玩意儿,底座只有一发子弹,省着点儿用”

  江停本想说人家是给女特工用才设计成口红避人耳目,男人带在身上不是相当于振臂高呼,我有问题吗。

  “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专门让人把口红换成了无色唇膏,怕你不爱用”闻劭有些小得意眨了下眼皮,解释道。

  “能给我把正常的枪吗……”江停无奈道。

  “用完了再说”闻劭说完已经向门外走去。

  江停一向不大关心集团内部的事情,但闻劭处理事情并不刻意避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暗示让他回来。总之,东一耳朵西一耳朵,江停差不多也知道个大概。

  托马斯原就是独眼狼的人,也就是吴吞的副手的手下。闻劭干掉吴吞,正式接受集团之后总有几伙不服气的保守党,三天两头生事挑衅,但大多都是小打小闹,干得都是见不得光的营生,要是背后没有集团支撑,即使是缅甸那帮蛀到骨子里的警察都能分分钟教他们做人。黑吃黑也不是什么犄角旮旯里狗屁倒灶的事闻劭都愿意管的。

  托马斯还算有点本事,一直混到了闻劭身边才被发现,拷打了几天也没能从他嘴里撬出什么。

 

  车停在一座不起眼的山丘前,缅甸到处是这样毫无特色的荒山。 山里刚下过雨,整个林子里弥漫着泥土的腥气,厚厚的腐质层上真菌疯狂地生长着。隔着密密麻麻的树林,用望远镜勉强能看见山腰处的小房子。

  屋子主体嵌在山洞里,面前只有一条蜿蜒的勉强能算路的小道,四轮车根本开不上去,只有技术极好的骑手才敢骑着大马力机车沿着这条即陡峭曲折,又坑洼不平的泥泞土路开上去。

  “上来,抱紧我,别怕”闻劭调笑着拍了拍机车后座对江停说。

  江停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另上了一辆机车,把发动机转到最大,在刺耳的轰鸣声中绝尘而去。

  到了屋门口,江停停下车,站着倚在车边幽幽地俯瞰后边的车,偏脸上表情淡淡的,不然这动作再配上一声口哨就是石锤的挑衅。

  那座房子不大,或者说原本就是山腰处的一个山洞,被随意地添了几块砖,加了一道门勉强算个屋子。铁皮门已经锈了大半,露出斑驳的铁锈,窗子上的铁护栏是被人强行掰断的,断得很不整齐,像是被狗牙咬过。

  “这么重要的人,我以为你至少会派人24小时盯着。”江停这句话像是问闻劭,眼睛却盯着手下来接应的小弟。

  “原本是有人看着的,结果,那俩不争气的,看人已经那副德行,实在是没想到会逃,就去拿个饭的功夫.....”接应的小的结结巴巴回答着。

  “所以是失职还是故意放水,又或者监守自盗?”江停语气不重,话里的意思却重似千钧。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反正换了我是再不敢用的。”江停转身望向闻劭。

  “那俩孙子!老子去宰了他们!”金杰拿着枪就要去宰人。

  “已经....已经关起来了……”那人声音都打着颤。

  闻劭轻轻嗯了一声,用眼神拦下了金杰。

  推开吱嘎作响的铁皮门,一股血腥气混合着霉味扑面而来。江停本能地揉了揉鼻子,往屋里望了一圈。

  简易的房子里就只有一张桌子,一个用砖头和木板摞起来的木板床和几条挂在墙上的皮鞭。另一间是看守人员的休息室,差不多的简陋,不过是多了一床铺盖和几个茶碗而已。

  “你们刑讯的手段什么时候这么文明了?”江停冷笑着说,眸子一转对着闻劭 “当年审讯我花样不是挺多的。”

  “他配不上”闻劭回答,面上满是暖阳般的笑意。

  “那还真是多谢厚爱了。”江停冷哼道。

  转了一圈,江停似是受不了屋内的气味,跑到门口透气,闻劭也跟着走了出去。

  “回去吧”江停说。

  “嗯?”闻劭伸手帮江停拨正凌乱的额发。

  “人是你故意放的,还有什么好查的”江停从闻劭口袋里搜了个打火机,把不知从哪儿顺来的烟点上,虚虚地叼在嘴上,“所以,你对我放心了吗。”

  “欢迎回来,红心Q”闻劭伸出手,做出一个握手的姿势。

  江停从口袋里抽出右手与他简短一握,松开手时,手心多了枚熟悉的红宝石戒指。轻转戒面旋即出现了精致的印章,红心Q的印章。

  “前两天就想还你了,”闻劭心情颇好地望着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打火机是金杰的。”

  江停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随即,修长的手指伸到嘴边摘下了烟,想了想又将剩下的半支烟塞进了闻劭唇间。

  闻劭倒是不介意,深深地吸了一口,脸上有些诧异,“中国烟?你哪儿弄到的?”

  江停轻轻地哼了一声,走向机车,过了十几秒,身后响起闻劭的懊恼的声音,“忘了提醒陆叔不能给你烟的。”

tbc……

 

注1 “because we can”原话出自big bang theory,貌似就是谢耳朵他们通过很复杂的技术搞定了一个遥控设备,然后penny说不就是普通遥控能做到的吗,为什么要特意做一个?宅男们就很得意地表示,因为我们可以啊。

   我们劭也有过年少轻狂嘛,我的认知里其实我劭还是个蛮可爱的人,虽然面上很老成,但还是有逗逼的一面。在原著里跟阿杰说“别再给他碰瓷你的机会”的时候,我简直萌到飞起!

注2: 引自红楼梦“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我们停停嘴毒嘛……

  这一对实在让我太意难平了,又来码文了!

貌似被限流了???tag找不到是怎么玩回事?呜呜呜,so sad

评论(37)

热度(4186)

  1. 共35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