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2.29 KQ 24h 18:00】非典型生子梗

  冬至的这一天,太阳直射点划到南回归线上,北半球将迎来最漫长的夜。

  恭州这座靠北的城市下午四点多便迎来了日夜的交替。太阳熔金般得滚在金灿灿的晚霞里,一点一点隐入山后。

  路灯依次亮起,把橘黄的灯光投进昏暗的病房里,照在病床上的那个削瘦的男人身上。这灯光他当然是看不见的,长期被剥夺视觉,他处在一种记不清时间流逝,分不清黑夜白昼的恍惚里。

  这两天,小腹处隐隐的不适和漫上胸口的气闷带走了他大部分的体力,他已经没力气像最初来时那样奋力挣扎了。

  走廊上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来人推开了门,把提着的食盒放在了桌子上,一层层打开,又把保温桶里的粥盛到了碗里才缓缓走到病床边坐下。

  “熬了你喜欢的甜粥,多少吃点”闻劭舀了一勺粥,吹凉了缓缓送到江停唇边。

  江停在勺子快碰到嘴唇时微微别开了脑袋拒绝。

  “为了孩子吃一点”闻劭低声诱哄着。

  在听到“孩子”这两个字时,江停抿着的嘴唇忽而向上一弯,泄出一声自嘲般的冷笑。

  当初的确是他在情潮中拉着对方纠缠,没有强迫,没有诱骗,怪只怪他自己多年来滥用抑制类药物,最后报应在了自己身上,此刻连恨都不知道该恨谁。

  闻劭放下碗,伸手抚摸江停微微隆起的小腹,这里孕育着他的骨血。这个孩子并不在计划之内,但是他的到来让闻劭看到了希望,能与他重新开始的希望。

 然而最初的那点希望终究在江停一复一日的淡漠中被消磨殆尽。

  “你就这么不愿意怀上我的孩子吗?”他问,好看的眉峰紧紧拧着,把指甲深深得掐进肉里,才勉强忍住了将要爆发的情绪。

  “你觉得呢?”江停的声音越发冰冷,仿佛肚子里怀的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一个怪物。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个怪物竟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渴望了这么多年的骨肉血亲。

  半晌,闻劭长长地叹了口气,揭开了江停蒙眼的黑布,将一支注射器放到到了他手心里,“我不勉强你,打掉吧。”

  江停似是不能适应突然到来的光亮,抬手挡着光源,过了好几分钟才渐渐睁开眼睛,看清他手里的注射器,那是一管无色透明的药剂,仅仅10ml就足够让他摆脱眼前两难的处境。

  他拿起针管,推干净管内空气,药剂细丝似的在空气中喷出一条弧线。他另一只手抚上了肚子,和闻劭的手重合在一起,似是作为提供生命的两个人为这孩子的送行。

  小家伙却在这时动了,不知是不是被绝望的气息唤醒,挣扎着哀求。江停拿着针管的手瞬时就僵在了半空中。心头那一点震撼像是丢进面的石子,向四周辐射开去,搅得江停心里风起云涌。那是这些日子以来江停第一次切实感到了小家伙的存在,以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的形式存在而非一团无知觉的血肉。

  江停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亲缘淡泊,看到别人有家人相濡以沫不是不羡慕的,直至如今才在天地间有了血脉相连的人,一时间紧握紧握着注射器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了。

  “江停,我放你走吧”闻劭握紧了他的手,哑着嗓子说,“把他生下来好吗,把他生下来,我就放你走,成交吗?”

  江停愣了愣,似是在思考,手不自觉得抚摸着肚子,在不经意间摆出一个保护的姿态。

  “只要你不想见我,我就不会去打扰你和孩子,我们可以单线联系,就像原来那样,怎么样?”

  良久,江停终于点了点头,弱不可闻得说好。

  “那现在可以喝粥了吗?”闻劭拿走了注射剂,放在床头柜上,重新舀了一勺粥喂他。

  江停用手指移开了送到嘴边的勺子,“我自己来。”

  闻劭没再坚持,把碗递给了他,看着他喝粥。一碗粥吃了没多少,江停就吃不下了,这段时间一直胃口不好,吃得还没吐得多。

  直到闻劭收拾好东西,江停才缓缓抬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目光看着床头柜上那管药剂,淡淡地问了一句,“是葡萄糖吗”。

  套路被戳穿,闻劭也丝毫没有局促,哈哈一笑,小心地拿起针筒,找准静脉帮江停注射进去,呢喃着,“高蛋白营养剂,你最近都不吃东西,要补一补。”

  早该知道是诈他的,江停叹出一口气,此刻实在没多余得力气再去介意什么,能得到自由,也挺好的。

  “感谢你愿意留下他”闻劭侧耳贴在江停小腹上听了一会儿,随即又痴迷地在肚皮尖儿落下一吻,才恋恋不舍地起身。

  江停只觉得很累,不止累,还乱,剪不断理还乱的那种乱。

  过了冬至,凛冬才算真正来临,一场大雪掩盖住了所有啊臢的,丑恶的痕迹,只留一片白茫茫的大地。

  闻劭正如自己所承诺的那样,第二天他就和他手下看守的人一起消失在了江停的世界里。

  江停却没有重获自由的兴奋感,身子沉沉的,一点都不想动弹。

  如此将养了小半月,身体总算渐渐好起来。精神好的时候他喜欢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暖洋洋的日光照到身上容易让人想到一些美好的东西。

  他有时候会想,肚子里这个小家伙会长什么样,是像他多一点还是像那个人多一点?这么一想就容易收不回来,看到窗外路过的孩子,目光都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起来。他想,他的孩子以后大概也会这样,在太阳好的日子跑在草地上玩耍,跑得满脑门汗,然后钻到他怀里讨糖果吃。

  这个新生命的到来,把所有计划都打乱了,从前觉得无比重要的事,顷刻间都变得没有意义。什么一级警督,缉毒队长,什么责任,使命,他都不想再管。

  原先恨着的人如今成了他孩子的父亲,再条分缕析得一剖析就连那点恨都变得荒唐,恨他离开这么多年?还是恨他曾经救他出深渊却又把他推入另一个深渊?或者说他不过以他为理由在给自己找点事做。

  恨也好爱也好,这么多年纠缠在心里早就掰扯不清也无需理清了,不过是给他个借口以那个人为名继续往前走。

  日头渐渐西斜,江停起身加了件外套,他要在孩子出生前把剩下的事了结,然后,带着他去一个没人找的到的地方,护着他像普通孩子一样平安长大。

  他翻出手机通讯录,在岳广平这个名字上踌躇了许久,最后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一切都需要一个了结。

  他出门的时候对着这间住了几个月的房间深深得望了一眼,最后头也不回得走了———

   都该结束了。

   “柯柯,你慢点跑~”路边一个妇女正含着笑追在小男孩后面,手上还拿着男孩吃了一半的糖葫芦。

  “柯柯,”江停自言自语得重复着这个名字,低头看着自己明显隆起的小腹,不由自主得勾起了嘴角,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就叫柯柯好了。”

  江停正沉溺于对未来的遐想时,耳畔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喇叭声,一道刺眼的白光乍亮。未等他做出反应,他已经被一道霸道的机械冲击力带倒在地,滚了好几圈,直撞到路中间的人行道上。

  江停觉得眼前一黑,全身都在痛,温热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流出,洇湿了冬季厚重的大衣,小腹坠疼得厉害,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被撕扯着剥离着淌出去。

   

 救救他!别!江停在心里嘶喊着,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被送上了手术台,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好像听到了医生在跟护士说,“孩子保不住了……”

 

  不要,不要啊,他答应过那个人的!他们都很期待他的!

 

  随着麻药起效,江停逐渐感觉不到疼,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性格中坚强的那部分逐渐被瓦解,软弱那部分被无限放大。

 

  闻劭,

  你在哪里?

  我跟你走,

  你救救他!

 

  江停绝望地无声嘶喊着,然而并没有等到救世主的降临,只有耳畔并不清晰的手术器械碰撞出的清脆声响。

  “先止血!血管夹!快!”

  “要尽快把死胎取出”

  “病人还有多处骨折,情况很危险!”

  已经没救了吗?江停感觉心脏狠狠一痛。其实这不科学,打了全麻,他应该感觉不到痛才是。在意识存在的最后一刻,江停陷入了迷糊的绝望,意志残存之际他好像看到了闻劭,他站在河边拉小提琴,阳光洒在他身上,那样好看。

 

  闻劭,

  我们的柯柯,

  没有了。

  我们终究,

  没有缘分

  ......

 

  整整三年江停都在做同一个梦,梦到一个长得很像闻劭的孩子笑着向他跑来,然后有一团深不见底的黑雾笼罩在了孩子身上,最后渐渐地吞噬了那个小小的身影……

 

  “柯柯!”

  江停终于在梦魇中惊醒,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湿透,贴在了皮肤上,凉津津的。

  “我在”闻劭紧紧抱住他,在他耳边重复,“我在”。

  江停大口喘着气,靠在闻劭怀里平复呼吸,闻劭轻拍着他的背不断重复,“我在”。

  江停眸子里那丝惶恐逐渐在安抚中冷却下来,他望向了自己平坦的小腹,苦笑一声,对上闻劭的目光,缓缓开口

  “抱歉,孩子没保住。”

  江停觉得嘴里发苦,在心里发酵了三年的苦涩一下子涌了上来。

  “是我没保护好你们”闻劭小声安慰着,语气里满是悔恨,怎么能不恨呢,他接到消息说江停除了车祸昏迷的时候,感觉世界都坍塌了。

  金杰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真的恨极了的时候是没有心情搞那些精致的刑讯的,甚至连武器都显得多余。

  那个下午,他看着大哥把人带进车库,然后像砸核桃一样,一拳一拳把对方的脑袋砸成了肉酱。那惨叫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渐渐熄灭,但撞击声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大哥出来的时候,带着满身的血,眼神里的冰冷和杀意让他这个职业杀手都不由得心里发毛。

  “该处理的人都处理干净了”面对江停的失落,闻劭只能如此安慰。

  像什么孩子总会有的这一类鬼话只会让当事人越发伤心,闻劭所幸没说,直截了当地把最能宽解人心的答案交了出去。

  “跟我回缅甸好吗?我们重新开始。”闻劭沉着嗓子问道。

  良久,江停动了动嘴唇,他说———

  “好”

 

 

  三年后 缅甸

 

  闻劭:生个二胎怎么样?考虑一下?

  江停:你先把老大的尿布换了再说!

end.



第一次参加活动,也是第一次加群,两个字总结活动体验,真香!

我刚入圈那会儿kq是彻彻底底的北极圈,经常几天都没有一篇粮,现在感觉已经升温成冷圈了,哈哈哈,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可能变成热圈,毕竟我K有辣么好!!!


这个以后倒是可以引申一个带娃梗,宝宝叫“小扑克”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评论(48)

热度(3514)

  1. 共2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