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破云kq】审讯室

你们千呼万唤的囚禁梗!甜!he!@青山羡有思 同学的点梗,算是时隔半年后完成的3k fo点梗好了 


  咔嗒一声,门锁被转开,走廊上的灯光照进了这间没有窗户的隔间打到男人的脸上。男人皱了皱眉,抬手挡住了光源,似是不习惯突然的光亮,过了好一会儿才半眯着睁开眼睛。

  他被关在这个除了一张木凳子其他空无一物的隔间好几天了。没饮用水,没食物,每天一袋500ml的生理盐水和葡萄糖维持着基本的生命活动。严重缺乏能量,和并不适宜的室内温度,使他发着低烧,连带着大脑也进入节能模式。但面上却看不出什么,仍然是平常的样子,他嘴角微微扬起,对来人露出了一个微笑,嗓音略微有些沙哑,“哥,你来了。”

  来人穿着公安的制服,后面跟着两个抱着笔记本的警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开始吧。”江停往后退了一步,示意身后的警员可以开始盘问。这算是他跟黑桃k的交易,出席每次审讯,换取他一天一条口供。目前看来,对方都有如实回答,警方也据此剿灭了境内好几个大藏毒窝点。

  “今天就交代一下蓝金的合成工艺吧。”记录员问完,翻开了笔记本准备记录。由于黑桃k身份特殊,审讯并未走正常流程,一律电子设备都被禁用,以防信息外传,因此每次都有两人负责纸笔记录。

  闻劭却没像前几日一般有问必答,他顿了顿,转眼看了看江停道,“江队,能给我支烟吗?”

  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一般在审讯过程中遇到这种情况警方都会满足。来的三人里只有江停身上带着烟,其他两人也只好转头看着他。江停从口袋里掏出烟盒,走了两步过去递给他。

  闻劭却没接,他用手在凳子上用力一撑,勉强站起来,凑近到江停耳边,有些俏皮道“我头疼,记不清了,你要是亲我一下,我也许能想起来。”

  被人当着下属的面故意调戏,江停脸上有些挂不住,当即推开了闻劭,冷冰冰地留下一句,“那就等你想起来了再说。”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两个警员不知所措得互相大眼瞪着小眼。

  闻劭原本就被耗透了,经不住江停的一推,往后一个趔趄,跌坐回了一了椅子上。过了好几秒,才从眩晕中清醒过来,整了整衣冠,谦和得朝两位记录员颔了颔首,“两口子闹矛盾,见笑了。”像极了面对妻子闹脾气时无奈的丈夫。

  黑桃k对江队存着特殊的情感这事警队上下其实都知道,但被这么赤裸裸得说出来还是让两个新人觉得惊掉了下巴。

  他们这几天跟黑桃k的接触下来,其实对这个儒雅帅气的男人印象很好。他不像他们之前接触过的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身上并没有那种亡命之徒该有的狠戾,很难让人把他和犯罪份子联系在一起。

  此时,他因低烧而垂下的眼睫在脸上打出颀长的投影,瞳孔在逆光下微闪着琥珀光泽,嘴唇由于缺少血色有些微微泛白,在不甚明亮的背景下像是处于某种复古滤镜下,看上去越发具有某种禁欲气质。

  “抱歉,这涉及大量的计算,即使我是研发者,也需要一系列的推导过程。”闻劭解释道,“我目前的身体状态暂时进行不了这么高精度的计算,你们可以换个问题。”

  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望向江停,屏息凝神,请求指示。

  江停木着脸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接下来的审讯过程一如往常般顺利,问什么,答什么,只是闻劭的状态看上去十分不好,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的样子。

  走出审讯室,一个新人撞着胆子去问江停,“老大,要不给他请个医生?或者给顿正常饭吃?我们这样不符合规定吧?他要是死在这儿怎么办?”

  “死不了”江停道,他知道他的极限在哪儿,这么点根本不算什么。

  三个月后

  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闻劭对黑暗的适应超出了两位记录员的认知。一般情况,正常人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里不出俩月就得疯,即使是监狱里最猖狂的囚徒也害怕关禁闭。但闻劭似乎十分习以为常,就连身体也习惯了营养剂,看上去比最初的时候健康了些。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明天移交法院判决,你这个情况,死刑肯定是逃不过了,还有什么遗愿吗?”女警很有几分同情地问他。

  闻劭看着江停的眼睛缓缓道,“哥,你还记得那年山里的红醋栗吗?我想要那个。”

  “10月了,没果子了。”江停淡淡的回答。

  “那你亲我一下吧,就这点心愿了。”

  江停早就习惯了被他隔三差五调戏上一句,没有当真,撂下一句,“你既然没有其他心愿,那就算了”便转身离开了。

  然而正当两位记录员怀着复杂都心情感叹着一切都将成埃落定时,局里一直以来作为摆设都警报铃在深夜响彻了整个市局。

  

      黑桃k越狱!

 

 三天后 中缅边境处的小屋

  

  闻劭迷迷糊糊醒来时,眼前还是一如既往地黑暗。他动了动发麻的手脚,才发现自己正被铐在一张木板床上。

  要挣脱这样的手铐并非难事,只是他如今动身体状态并不能保证足够灵敏的身手干翻门外的看守。既然如此,他也懒得再做挣扎。

  过了好几个小时,锁着的房门才被推开,闻劭敏锐地在混杂的脚步声中找出了江停。随即,是门重新落锁的声音,再然后他感到嘴里被人塞进了一颗什么东西。他轻轻咬下,酸甜的果汁即刻在舌尖炸开,那是野生红醋栗的味道。长时间没有进食影响了他的吞咽功能,液体顺着唇逢流出灌进了领口,黏哒哒的。

  接着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盖了上来,噙着红醋栗的汁水帮助他吞咽,一如二十年前,濒死时,江停喂食野果的感觉。他吮吸着那瓣唇,良久才松了口。

  “三个月零三天了,我们两清了。”闻劭灵活地挣开了手铐,顺手扯了蒙眼动黑布,翻身把人按到了身下,“气消了吗,我的红皇后?”

  “没。”江停说完抹了抹唇边粘着的红色汁液,嫌弃道,“邋遢。”

  第二天

  “哥,你再给我次机会,我真的已经恢复好了,不会像昨天那样了。”

  “拒绝!”

  “昨天那是个意外!”

  “明明是你心有余力不足。”

  “真的是意外, 我已经可以了。”

  “拒绝!点了火又不管灭。”


end

  最后那里大概是虚弱的k跟停停第一次心有余力不足,然后遭嫌弃,哈哈哈哈....

  以后恶趣味上来了可以展开描写一下那次失败的x经历

  

评论(30)

热度(3402)

  1. 共19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