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诸事未定/12:00】潜规则

   十一月,恭州迎来了这一年冬季的第一场雪。长期呆在恒温办公室里的人也只有看见窗外漫天纷飞的雪花时才能从繁杂的琐事中探头看一眼四季变化,然后继续把头埋进电脑屏幕前。

   作为禁毒支队的队长,江停能够有这份不出外勤的待遇得益于连续几个月来恭州都没出过正经的案子,太平得仿若一颗石子便能激起千层浪的台风眼。

   不太平,不安,太平了,还是不安。在这一点上,江停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资深抖m。他站在窗边对着洋洋洒洒飘落的大雪吸完了一根烟,被迎面灌进来的冷风吹得鼻尖都有些红。

   “咳…咳…咳….”他扶着窗,发出了一阵咳嗽,说不清是被冷风激的还是被烟呛的。

   “江队,注意身体啊。”

   身后响起一个青年温柔的嗓音,江停一回眸便对上了青年澄澈的眼睛。真漂亮的一双眼,如果没有遇到那个人,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一切,他大概也能拥有这么未经世事清澈的眼眸吧。

   青年递过来一个保温杯,笑着说,“暖气燥,多喝点水。”

   接过保温杯时,江停的指尖无意间划过了青年的手背。无意之后便是有意,江停颇具深意得勾住了青年的手指。他的手指像羽毛般划过他的指尖顺着指骨一路滑到手背。江停饶有兴致得欣赏了几秒青年那一瞬间有些惊慌的神色,打趣着问,“你的杯子?”

   青年羞赧得一笑,然后解释道,“我洗过的。”

   江停旋开杯盖喝了一口,是蜂蜜水。

   “唔,槐花儿的,很甜。”江停笑着眯起眼,伸手把人往走廊尽头的监控死角一推,凑到青年身边耳语道,“就是不知道,人甜不甜。”

  “江队,我….我….”青年局促得有些结巴。

   “怎么,你想说你不是这个意思?”江停挑眉问道,“这些天的奶黄包,加湿器,润喉糖,还有每天晚上发的晚安都是误会?”

    被挑明心思,青年不知所措得咬着嘴唇不说话,纯良得像只受惊的兔子。

   江停俯身喊住了那瓣纯,在亲/////吻的间隙含糊道,“不喜欢你可以推开。”

   青年顺从得松开了齿关,青涩笨拙得把主动权让给了江停。

   吻毕,江停小声在青年耳边讲了一串地址。然后他松开了手,重新端出一副江队长的样子在青年肩膀上拍了拍,“闻劭,跟着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看着闻劭微愣的表情,江停十分满意,意味深长得勾了勾闻劭的下巴便端着江队平日里冷若冰霜的气势走了,走得不带走一片云彩,仿佛刚才占小鲜肉便宜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些年里,集团里也好,局里也好,甚至是线人里抱着各种目的向江停暗示的人并不少,他都装作不懂一律回绝了。倒不是江队长光风霁月,只是单纯得瞧不上。曾经沧海难为水,他心里总有个挥之不去的影子。他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对一个孩子的影子念念不忘,总幻想着这个孩子长大后的样子。

   闻劭第一天进局里的时候,江停站在老远开外,只一眼便被站在一群实习生里的闻劭吸引住了目光。惊鸿一瞥,就像是20多年前在小河边看到小时候的黑桃k一样。

   因着这点私心,江停特意跟人事讨了闻劭来跟着他做事。这事可以说是破天荒。江停原来从来不愿意带实习生,他不不喜欢跟同事有太过亲密的关系,就连副队都没能和他在食堂意外的地方约过饭。

   江停对手下的要求一向严格,闻劭作为一个实习生却整整一个月都没能让江停挑出毛病来,严谨细致到发过来的文件里标点符号的错误都从未有过。于是江停一开始设想中的训导室.avi一直没能开启。

   但闻劭却显然也对江停动了心思,大有往虎口里跳的意思。既如此,江停便笑纳了主动送上门的美色。他不在乎闻劭图他什么,前途还是钱途?反正图什么,他都给得起。花黑桃k的钱养自己的小情人,江停觉得蛮划算的。

   下午的时候雪终于停了,路上却仍旧湿滑,好几处都封了道。江停掏出手机看了眼导航,去酒店的路上一路都是高度拥堵的红色地段。他想了想干脆带着闻劭回了自己家。

   集团的人知道就知道吧。那人把他推进这万劫不复的地方后就头也不回得走了。“红皇后”三个字就像是套在他身上的枷锁,勒得他窒息。皇后是吧,今天他就要把情人带回那人眼皮底下。

  “江队,去你家啊?”闻劭问。

  江停笑了笑,逗他,“怕了?”

  闻劭摇摇头,解释道,“不怕,只是有点点紧张。”

  等红灯的间隙江停侧过脸端详着瞧着副座上帅气的青年,不禁觉得这顶绿帽子委实做工精良,配得上他的黑桃k。

   “滴~~”

   许是一时间思绪跑得太远,后面车的喇叭响了好几声江停还没回过神。

   “江队,绿灯了。”闻劭出言提醒。

   “嗯,”被喊回了神,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只尴尬了一瞬,又端回了江队长的风度,调侃起闻劭,“以后喊哥吧。”

   “好,哥。”闻劭顺从得喊了一声,眉眼弯弯得,如同校园海报里初恋的样子,阳光,干净,听话,英俊,每一点都踩在江停的审美点上,江停觉得自己这次栽的不冤。

   想着到了嘴边的美人,江停觉得一路被车轮轧过后脏兮兮的残雪似乎也没那么恼人。他心情颇好得停了车,把人领进了自己家。

   他第一次情人回来,不熟悉流程,但总觉得至少得给人先做顿饭。于是两人各怀鬼胎得吃了顿饭,江停就找了个由头去洗澡。

   澡洗一半,浴室门便被人推开了。纯良的青年逐渐现出了原形。

  灯影摇曳,水花四溅。

  数小时后,被吃干抹净的江队长暗自后悔自己眼瞎,怎么会觉得这么个货无公害???方才流的泪都是之前脑子里进的水!

  嘴上可以服软,身体可以屈服,但江队长的威严不可丢。江停撑着身子爬了起来靠在垫子上,勉强摆出一个不动如山的姿势来。他十分凑合得端出上位者的姿态,赞赏道,“活儿不错,哥以后罩着你。”

   “好啊。”闻劭抬起眼皮,人畜无害得问他,“还想再来一次吗?我的红心q?”

end


  

   

评论(26)

热度(616)

  1. 共4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