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道君

【破云kq】非典型生子梗(下)&(下下)

本章极度沙雕,就是几个yy出来的恶趣味片段拼起来的,文风也跟前文不大一样,涉及产乳,极度恶趣味,注意避雷 .......


     (下)

小扑克刚出生的时候并不像其他孩子一样红扑扑,皱巴巴。他一生出来就是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娃娃,没睁开眼睛就会笑,声音又脆又奶。他晚上也不大哭,喂饱了就能睡到天荒地老,好带的很,算是弥补江停怀着他时的诸多煎熬。

 

 

 

  江停刚来缅甸的那会儿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整日里恹恹的。生活突遭巨变,目标,信念都变得支离破碎,最初的那点傲气也磨成了齑粉。

 

 

 

  闻劭索性不大去打扰他,给足了他自由,毕竟任谁都没法在一两天内把心里那堆残垣断壁重新修筑成风雨不侵的金字塔。

 

 

 

  直到几个月后江停的fqq快到的时候,闻劭还是没敢想去碰他,他跑去了实验室给他配抑制剂。江停之前抑制剂类药物用得太多,导致一般的抑制剂对他再起不了作用了。

 

 

 

  闻劭知道他不愿意被信息素控制,特意泡了一天实验室把药剂给改良了。说是改良其实也就是把有效成分浓度提高,尽量去掉不必要的成瘾性成分,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闻劭相信,江停宁可伤身也不愿意屈服于那点信息素,他至今仍记得三年前那次事后江停痛苦又无奈的表情。他大概是不愿意和自己发生关系的。

 

 

 

  但当他自以为贴心得赶过去给江停注射抑制剂的时候,却被江停一把拍开了针头,江停清冽的信息素像打碎了香水瓶般汹涌而出,直往他心肺里钻。

 

 

 

  江停暴虐得咬住了他的唇瓣,逼得他的信息素忍不住往外蹿。

 

 

 

  “又不是没做过,矫情什么?”江停一边扯他的衣服一遍嫌弃,“你要是不行,就换金杰来。”

 

 

 

  听完前半句刚涌起的那点狂喜在听完后半句后全变成了宣誓主权的妒火。

 

 

 

  总之在这场qing潮过去后,江停像是活过来了,许是想通了,许是接受了,不管怎样,闻劭都觉得是好事。

 

 

 

  发现有孩子也是个巧合,那天江停正在做近身格斗类的体能训练,闻劭陪着他练,练得时候不觉得什么,练完才开始疼,一种似曾相识的疼。等到血洇出来的时候,江停紧紧得抓住着闻劭的胳膊,他疼得说不出话,但闻劭分明从他眼神里看到了恐惧。

 

 

 

  还好他们的别墅群里就雇了医生,接到电话,医生五分钟就赶到了,也是万幸才保住了孩子,但从此必须静养,不能多走动,不能劳神,不能这不能那,就连忌口清单都列了一长串。

 

 

 

  这个孩子算是意外也不是意外,毕竟那次之后,两人谁都没提要吃药的事,也许都暗自期许着些什么。

 

 

 

  孕期闻劭陪着江停看了不少早教读物,甚至还建议先借个孩子来练练手,被江停果断拒绝了。

 

 

 

  “用金杰练手就行了”江停这么开着玩笑。

 

 

 

  小扑克生来就是个很有福气的孩子,其他孩子小时候常常奶水不够吃得掺配方奶,但小扑克在没出生前,江停就奶水过旺,每天胀痛得睡不着。

 

 

 

  于是,在正主出生之前,这些富余的乳汁全都便宜了闻劭。其实其实闻劭提过可以共享,他觉得吃独食不大好,但正如往常每次他超出常人脑洞的提议一样被江停拒绝了。

 

 

 

 

 

 

 

  “好甜,是因为早上的奶黄包糖放的比较多吗?”

 

 

 

 

 

 

 

  “今天好多,以后果然要多喝鱼汤。”

 

 

 

 

 

 

 

  “今天味道比较浓,像是牛乳蒸发掉百分之二十水分之后的口感。”

 

 

 

 

 

 

 

  每次看着闻劭嘴角沾着奶沫同自己说话,江停就感到很羞耻,每当话题转到讨论自己的乳汁口感怎么样的时候,江停就羞耻得想挖条缝躲起来。

 

 

 

  

 

 

 

  他觉得他跟闻劭不一样,他要脸!

 

 

 

 

 

 

 

  临产前最后几天,江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暴躁,坐着,站着,躺着,怎么都不舒服。这股暴躁,最终被生产时的疼痛给彻底点着了,化成无名火,发在了闻劭身上。

 

 

 

  

 

 

 

  那时他们正在吃饭,突然袭来的一阵绞痛,让江停失手摔了碗,像是摔杯为号一样,那声脆响拉开了闻劭挨训的序幕。

 

 

 

 

 

 

 

  “我不好,别生气了,先把孩子生下来好不好。”

 

 

 

  “好,生完我就滚。”

 

 

 

  “你看,我要是现在滚了,你疼起来掐谁?”

 

 

 

  “一定,我保证,一定没有下一次了!”

 

 

 

 

 

 

 

  阿杰发誓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他大哥还有这么窝囊的一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口口声声说骂得好,都是我的错。

 

 

 

  天要下雨,哥要跪舔,半点由不得人。

 

 

 

 

 

 

 

  生产过程说不上顺利,疼了两天,最后江停训人的力气也没有了。没了训斥,闻劭表情却越发凝重,吓得几个医生后悔当年不开眼偏偏学了医。

 

 

 

  “止疼针呢!没看到他疼成这样了吗!为什么不打止疼针!”闻劭怒火中烧的看着主治大夫。

 

 

 

  “已经打了正常三倍的剂量,可是不知为什么没起效,不能再加量了!”

 

 

 

  “那为什么不手术!你们要疼死他吗!”

 

 

 

  “江先生曾经有过流产史,且身体一直不好,手术可能引起的并发症可能会危及生命。”领头的两个医生互相望了一眼,犹犹豫豫了半晌才把心一横,结果刚一开口就对上闻劭的眼神,于是声音又开始发怵

 

 

 

  “如果万不得已——-”

 

 

 

  “一定要保住江停!如果他...他.......集团的手段你们是听过的!”

 

 

 

  医生得了指令,连忙转头商量方案。

 

 

 

  闻劭却没了刚才训斥人时的强悍,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外强中干过,他知道接连失去两个孩子对江停会是什么样的打击。但江停是他的命,如果江停因为孩子没了,他实在没法保证自己能善待这个孩子。他对江停腹中小生命的期待,从来不是因为他姓闻,而是因为他父亲姓江。

 

 

 

 

 

 

 

  江停恹恹得躺在床上,小口小口喘着气,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洇湿了一遍又一遍,在黑色布料的外围结出了一层白霜。

 

 

 

 

 

 

 

  “哥,我给你注射一点蓝金好吗,就一点,很快就不疼了。”闻劭亲吻他苍白的脸颊,小声问。

 

 

 

  虽说用的是问句,但以江停那时的状态根本没法作出正常回馈,因此也就跟打个招呼差不多。

 

 

 

 

 

 

 

  再之后的事情江停记得不大清楚了(其实是作者编不下去了),正如闻劭说的那样,很快他就感觉不到疼了。

 

 

 

  紧绷了两天的神经一下子卸了力,倦意汹涌而来,江停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醒来时枕边就多了一个粉嫩的小团子。

 

 

 

 

 

 

 

  “哥,你醒了,还难受吗?”闻劭正在用沾湿的棉签润湿江停干裂的嘴唇。

 

 

 

  说不难受是假的,但是顺利卸货的欣喜更甚,从此之后他终于有亲人了,他和他终于有了解不开的纽带。

 

 

 

 

 

 

 

  “孩子还没有名字,你给取个吧。”江停望着小团子,越看越觉得像闻劭,于是抬起头让他取名字。

 

 

 

 

 

 

 

  “仓庚于飞,熠燿其羽。叫熠燿怎么样?”闻劭笑着说。

 

 

 

  就像我把你领回家那天,凤凰树上也停满了黄鹂鸟。

 

 

 

 

 

 

 

  “嗯。”江停点点头,“那小名叫小扑克吧。”

 

 

 

 

 

 

 

  “好”。

 

 

 

end.

 


 

 

 

小剧场(群里聊出来的)

 

 

 

当q再次怀孕时

 

 

 

停停:“我看到你就火大,你给我滚远一点!”

 

 

 

金杰:“大哥,搓衣板准备好了。”

 

 

 

闻劭:“我不好,别生气了,先把药喝了,喝完我就去外面跪着。”

 

 

    (下下)

   小扑克出生后一直是闻劭和江停亲手照料,雇来的阿姨也只是偶尔在两个人都没空的时候才帮忙照看。

  每次闻劭抱着这个长得极像自己的孩子心情都很复杂。喜爱是肯定的,这是他和江停的孩子,有了这个孩子,他终于不再担心江停会离开自己。

  但小扑克出生之后,他的福利的确就被压缩了大半,比如每次都得等小扑克吃饱了,他才能凑到江停胸口嘬上一口。原先每天睡前一杯奶的幸福时光,变成了回不去的曾经。

  “其实现在的配方奶营养比例都是科学配比的。”闻劭抱着江停一本正经得论述着配方奶的好处。

  “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他不应该跟我抢口粮。”闻劭说得理所当然,伸手就要去撩江停衣摆。

  江停拍开他的手,咬着后槽牙,吐出一个“滚”字,他觉得有了孩子之后,闻劭越发不要脸了……

 

  又比如,小扑克不爱睡婴儿床,一放上去就哭,但只要抱到江停身边就乖巧得呼呼睡。为了省事,江停果断选择了让闻劭打地铺,自己抱着儿子睡。

  “其实小孩子偶尔哭几声,没关系的,习惯了就不会哭了。”闻劭愤愤不平地望着占据了大半床位的儿子,又论述起他翻了半天教育学著作找到的理论。

  “闭嘴!”

 

  当然,遇到要出任务的时候,小扑克就只能放在家里,于是在消极怠工了挺长一段时间之后,闻劭突然又敬业了起来,连着出了几趟单。

  趁着生意,撇下孩子,带着江停出去,竟莫名有种私奔的快意。

  但有时候,江停也受不了他频繁的骚扰。

  “你够了吧。”江停试图阻止闻劭第n次扒拉他衣服......

  “扑克每天吃八顿,我才哪儿到哪儿。”

  反正这种时候拒绝也没什么用,每隔几个小时把乳汁排出反而更好受些,江停多半时间也就半推半就随他去了,直到事态变得越来越诡异。

  比如那天早江停他醒来,闻劭正在做咖啡,满屋飘香,就连他这种不喜欢咖啡的人,都有些想尝一尝。

  闻劭刚好做了两人份,还特地拉了个花,像模像样的一个K,一个Q。

  “要喝哪杯?”闻劭指着两杯拿铁,笑着问。

  江停端起哪杯K,抿了一口,微微眯起眼回味了一下,“唔,做得不错。”

  闻劭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舔干净嘴角的奶沫才开口,“豆子就是原来的豆子,主要是奶好。”

  江停隐约觉得不对,他好像记得起床前闻劭拿着吸奶器对他做了些什么,这家伙平时都是直接上嘴的呀……

  江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有点想把咖啡泼闻劭脸上。

  闻劭还好死不死得解释了一句,“刚刚没牛奶了,所以我就.......”

  是啊,自从江停胀奶之后可不是没买过牛奶。

  江停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不然以这个人的无耻程度,走大街上就要进食这事,闻劭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江停的烦恼终于在小扑克断奶后才慢慢解决。说慢慢解决,是因为小的是断奶了,可大的还没有。

  “理论上如果一直喝就会一直有”闻劭睁着求知的眼神望着江停,赤裸裸地表达了“我想研究一下是不是这样”的想法。

  “不会,你记错了。”

  “不不不,这说得通。只要乳腺一直有刺激的确可以———”

  “闭嘴!”

 

 

  闻劭发现小扑克真是个天使宝宝是从扑克两岁那年开始一个人睡那会儿起。其实他私心里,一岁就可以自己睡了。不然想做些什么,当着孩子的面,江停都不大肯配合。

  刚开始江停不放心照顾的人,每晚要起来几次去看扑克有没有乖,时间久了发现他几乎每晚都睡得特别好,总是要到天亮才醒,也就放宽了心。

  没有了福利冲突,小扑克在闻劭眼里瞬间可爱了许多。

  说是天使宝宝是因为,扑克从来就不计较爸爸跟自己争资源这事,跟闻劭亲得不行,从会认人起就喜欢闻劭抱,这股亲热劲儿让江停都有些酸。

  “我生的,我喂的,结果长得不像我就算了,还更黏你!”江停十分不服气得拧了一把闻劭,“你是不是给他注射蓝金了!”

  “我没有…”

 

 

 

  小扑克四岁的时候,爱上了金杰,理由很简单,跟着金杰有肉吃。

  自从扑克出生之后,金杰终于受够了每天的狗粮,搬到了隔壁的别墅住,世界清净。

  结果没清净两年,等到扑克会走了,小家伙就常常在饭点跑过来,爬到他旁边的儿童椅上,盯着他吃饭。什么都不做,就盯着,小嘴一张一合,咀嚼着空气,有时候晶莹的口水就这么顺着嘴角滴下来。

  每次金杰一看他,小扑克就抓准时机,软糯糯地喊一声“杰叔叔”,喊得他心都化了。

  虽然大哥三申五令小孩子不能吃味道太重的东西,也不能吃太多肉,容易不消化,但面对这么个小宝贝,心肠再硬的人都忍不住塞片烤肉进他嘴里。

  “扑克,你是不是又来阿杰叔叔这里偷吃了?”江停在家里找了一圈没找到扑克,想也不用想饭点他能跑那里去。

  “没有,扑克就只是看看”小朋友心虚得不敢抬头。

  江停被这幅模样逗乐了,把扑克抱起来擦干净他嘴角的酱汁,又白了金杰一眼,“就你惯他。”

  

  回到家,闻劭已经给扑克装好餐盘,有虾和一些青菜。小扑克三下把几只大虾吃了,然后又吃光了白米饭,就是留着青菜不肯碰。

  “扑克,吃青菜。” 

  “扑克不想吃青菜。”

  “那这样,爸爸可以给你换其他的蔬菜,菠菜,芹菜,花椰菜都可以,怎么样?”闻劭把小扑克抱到膝盖上认真地问他。

  “扑克想吃杰叔叔那里的饭,不吃蔬菜。”

  “你真的这么想的?”闻劭对着他的眼睛问。

  小家伙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他不爱吃蔬菜,他喜欢杰叔叔家重油重辣纯肉食的菜谱。

  “那爸爸只能把维生素加进营养液里给你注射了。”闻劭说。

  扑克眨眨眼睛,显然没明白什么意思,直到看到江停从储物间拿了支注射器,在手里晃着,才一下子闹起来,黑珍珠一样的眼睛里瞬时蓄起一包泪, “不打针,扑克不要打针,哇——”

  隔壁的金杰听着这哭声暗暗感叹还好自己搬出来了……


end.


 借着活动,正好把想写的几个有关娃的梗写了,下一更就可以回归新生啦!

  哦其实还有个小扑克打架输了找阿杰的梗,我还没想清楚怎么写,以后想明白了再写。


  没想到大家的重点都放在小扑克身上,果然萌娃招人惦记。我们在群里聊的时候,大家其实对,闻劭做咖啡没奶了去江停那儿取点,还打个奶泡拉个花这操作比较上头,哈哈哈哈哈😂是我过于恶趣味了吗,没办法,这章就是满足我各种恶趣味的......

 

  

评论(42)

热度(3372)

  1. 共2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